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Daily Growing AU

蜜汁AU,大概有点像16/17世纪的样子。关于爵位的很多都是编的啦,请不要太较真~

大概是,小希望在加冕之前对应的是是登丹伯爵,之后是公国的大公;瑟爹是罗马尼安公爵;领主是伊姆拉崔侯爵(用的是领地的名字),双子是暂时没有爵位;银树爷爷和盖奶是罗斯洛立安侯爵和夫人。


加个目录:

(1) (2) (3) (4.1) (4.2) (5) (6.1) (6.2) (6.3)( 6.4) (7.1) (7.2) (8.1) (8.2) (8.3) ( 9.1

番外:

0.61) (0.831) (m.n)(x.y




Daily Growing

The trees they grow high, the leaves they do grow green,

Many is the time my true love I’ve seen,

Many an hour I have watched him all alone,

He’s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

 

Father, dear father you’ve done me great wrong,

You have married me to a boy who is too young,

I am twice twelve and he is but fourteen, 

He’s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

 

Daughter, dear daughter I’ve done you no wrong,

I have married you to a great lord’s son,

He will be a man for you when I am dead and gone,

He’s young bu he’s daily growing.

 

伊力萨·泰尔康泰,曾用名阿拉贡,过去的登丹伯爵,刚铎和亚尔诺重联王国的第一位大公,在尚且年轻的时候就建立了罕见的功勋,重现了他古老的家族的荣耀,甚至远远超过了那些祖先,恢复了消失在久远的公国,成为了被历史铭记的人。同样被历史记载的还有他的丈夫,同时也是他最忠实的朋友,罗马尼安的小公爵,莱戈拉斯·默克伍德·泰尔康泰阁下。如同此前所有大公的配偶一样,他本应没有自己的封地,但他或许父亲的身份和他在圣战中的功绩,他在伊锡利恩的土地上获得了几乎等同于领主的特权。除了他们自身的丰功伟绩,最为世人津津乐道的,他们的模范婚姻。这场婚姻,在常见的冷硬的政治婚姻所形成的阴云中,如同和暖的阳光,格外引人注目。

这是人所共知的历史。

 

“父亲。”

“明天晚上的舞会上,我将宣布你与小登丹伯爵的婚约。”

“嗯。”

“好好珍惜吧儿子!在最后全然地享受一次服务。除了婚礼之外,这是最后一件不能由你做主的事了,订婚之后,所有事情都将任由你的意思。”

回答罗马尼安公爵的,是他独子的沉默。公爵一如既往的耐心,靠着椅背,表情悠闲地看着他的儿子,而他的儿子自从进门一直微微颔首,目光顺从地望向地面。他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很多,但至少现在,在耐心上,还比不过他。他在等年轻人开口,也确实等到了。

“我只是…”,他似乎稍微地犹豫了一下,又似乎只是音节上的停顿,“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他很轻地笑了一下。

“我亲爱的,我还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你应该意识到了,你甚至早已过了适婚的年纪。”

“不是婚姻,父亲,我指的是…”

他终于抬起头来看他的父亲,他不知道怎么说,即使他已经经历了很多,却仍然不擅长用委婉的话表达自己的意思。而他又不想那样直接地说出这件事。他希望他的父亲可以接过他的话,替他解决这个难题。然而,他的父亲似乎下定了决心,正像他刚刚所说的,除了订婚的舞会和婚礼,所有事情,都要由他自己面对和解决。他抬头看向父亲,而做父亲的,向他歪了一下头,挑了挑眉,就将身体放松,向后仰在宽大舒适的椅子上,他的脸隐藏在了窗帘带来的阴影里。他看不到父亲的表情。但他感觉到,他等不到父亲的帮助了。

他只能开口。

“我是说,将罗马尼安的事情交给我,是不是太早?在这件事上,只怕我的年纪还是远远不够的。”

“亲爱的儿子,我继承爵位的时候要比你现在年轻得多。我知道,你跟我不一样,我的父亲突然离世——”,在父亲开口的时候,他就后悔了,他应该料想到这样的答案。他想打断这不愉快的回忆。但在他说话前,罗马尼安公爵就悠闲地抬起了扶手上的一只手,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他几乎忘记了,他父亲的脸沉在阴影里,而他,正暴露在公爵大人的面前。在他刚刚急于开口的时候,身体的一点向上向前的动作,被公爵看的一清二楚。“所以我才必须匆忙接受爵位。我们不一样。但是,谁也说不清会发生什么。只有一点毫无疑问,能提前准备,就尽早准备好。我不希望你要做这些事的时候,像我当年那样手足无措。”

谁也说不清会发生什么?他在暗示什么?他过去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的忧虑。是什么让他觉得,我需要这样的准备?继承父亲爵位,意味着爵位的空缺,而这几乎可以等同于一场隆重的葬礼。

“您的身体……”抓住父亲的停顿,他迟疑着开口。

阴影里的人似乎偏过头笑了一笑,就像他年幼时,若是他提出一些简直可笑的问题,他的父亲就会有这种笑容。偏爱。同时又残留着一点习惯的轻蔑。

“不,并不是。我只是发觉,我过去似乎太纵容你了。过去的这么多年里,你都过得太悠闲了。胡林家的儿子们(1)在十分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为父亲分担这些无聊的事务,当然没必要那么年幼——你也早就没有那么年幼了——但现在,你应当承担你作为继承人的责任了。你已经快要结婚了,却还没有一点分担事务的自觉吗?”

“说到婚姻,登丹伯爵确实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可他毕竟还很年轻,不可能放弃恢复家族荣耀的机会,必将长时间游荡在外。登丹人本就没有自己的城堡,所以你的婚姻不会妨碍你处理罗马尼安的事务。”

“现在,回到你的房间去吧,明天的着装让陶瑞尔给你选就好了,我实在不放心你的眼光。”

 

“登丹伯爵!我以为公爵大人给你选的对象会是亚玟小姐,或者至少是埃莱丹和艾洛赫里面的一个。结果,嗬!登丹伯爵!”红头发的姑娘已经在翻找他的橱柜,试图在里面选出一件用于明天的晚宴。她来回拨动衣服的动作行云流水,从里面看得出女侍卫长平时动作的影子。

“醒醒吧你,你竟然在想伊姆拉崔的人?诺多的血统……父亲怎么可能选择一个弑亲者后代作为联姻的对象。”他倚在窗边,一只手臂搭在窗台上,懒懒地托着头,一只手臂闲散地垂下,看着她忙碌。

“那么难道登丹伯爵不是也有诺多的血统?我记得伊姆拉崔侯爵的哥哥就娶了一位登丹家的小姐(2)。再说,我们都清楚得很,侯爵是庭葛王的直系子孙,如果侯爵想要,他甚至可以继承明霓国斯。关键在于,你跟他们三个算得上是彼此熟悉的朋友,这样总比随便找一个陌生人结婚好得多。”

明霓国斯已经不复存在……就算伊姆拉崔侯爵确实有辛达族的血统,也改变不了什么。无论如何,他的妻子是罗斯洛立安侯爵小姐,而罗斯洛立安侯爵夫人,有着十分纯正高贵的诺多血统。……谁在乎这些呢?反正他是不在乎的。他现在甚至连自己将要与谁结婚都不在乎了。但他的很多族人仇恨诺多贵族,那些“弑亲者”,因此他的父亲不能不在乎。公爵大人的侍卫长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她只是随口说说,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而已。他清楚得很。

“陶瑞尔,你能不能赶紧帮我选礼服?我自己都不在意,你倒挑剔起来?难道你也不了解那些所谓的‘时尚’,不能帮我选好,才这样转移话题?说起来,我离开这所谓的‘上流社会’或许太久了,完全不知道在订婚宴上应该穿成什么样子。还有,小登丹伯爵到底有多大?十二岁还是十三?要是我没记错的话?”

“天哪!就算你这些年一直住在森林里也应该知道该穿些什么!你到底是在外面游历,还是直接到了另一个世界?登丹伯爵很快就要十六岁了!”

“啊,那倒是超出我的想象了。”

“我的天,你甚至连他的年纪都不知道!”

“那又怎样呢?我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头衔,这就够了。”

“你终于说这样的话了。”陶瑞尔利落的转身,直直地看向他。她的眉毛微微皱起来,嘴角向后扯,带出一点苦笑。她走近他,轻轻地握住他垂下的手:“登丹伯爵父母双亡。你应该知道登丹家,他们家缺少庇佑,得不到祝福。”

“不用为我担心,亲爱的。伊姆拉崔侯爵是他的养父,他会给出他的祝福。”

他回握她的手。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过既然她没有正面发问,那么他也可以不用正面回答。他足够了解父亲。公爵大人做的事,一定是最符合族人的利益的。他的大脑他的理智始终处于支配地位,但他的心也并不逊色多少,他深深爱着他的孩子。然而,如果没有足够的血液,头脑和心绝无法工作。有一些东西是融入在他的血液里,这些东西,永远不可能被忽视,哪怕一点忽视,也不可能。

“真的没有其他路了吗?你必须和登丹伯爵订婚?”她松开了他的手,身体稍微前倾,倒像是在逼问他。

“没有了,我亲爱的,你应该比我更了解情况,不是吗?现在的选择,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他抿着嘴唇微笑了一下,却并不温柔,眉毛向上抬了抬,同时歪了一下头,就像他父亲那样,而且也同样带了一些嘲讽。紧接着,他的表情柔和了下来:“我当然知道你这是出于对我的关心,但你现在的表现实在有点像是失去理智了,而理智是绝对不能失去的,哪怕一点,哪怕一瞬。如果你还要为我的婚姻担忧,那我倒要问问你的那位伊鲁伯子爵了。”这句话说完的时候,侍卫长的表情已经是恨铁不成钢了。挑衅似的,他向她顽皮地笑了一下,放松身体,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在窗边倚靠得更舒服些。

“……今年流行的款式都在这儿了,或者说,每年有新的样式出来的时候,你的衣柜里都会添新的衣服,而且简直比两位伊姆拉崔子爵还要快。至于订婚宴……”

他知道红头发的姑娘并不是真的要讲给他听,也并不需要他的回应,她只是想避免沉默,想让这个已经久不住人的房间里多一点活泼的气息。反正最后她都会把合适的衣服准备好的。他这样想。

这跟我并没有太大关系。他冷漠地想,同时被窗外的星光吸引。啊,除了罗斯洛立安城堡顶的观星台,我还没有见过哪里比我的房间更适合看星星呢。或许我可以给罗斯洛立安侯爵写封信,请他让哈尔迪尔帮我收拾好那里,过一段时间,等这里的事情结束,我就可以去看星星了。嗯,听人说伊姆拉崔也有很好的观星台,但我还没有去过……

伊姆拉崔使他想起了其他事情。

管他的,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过或许他可以问问埃莱丹和艾洛赫关于伊姆拉崔观星台的事……

于是,罗马尼安的小公爵,瑟兰督伊之子,莱戈拉斯殿下,不再去听这些上流社会的学问,而是带着一点忧伤的微笑,透过窗子,望向天上的星。

 

这,也是历史。

 

 

(1)胡林家,指的是摄政王家族,就是大小菠萝他们家

(2)其实爱隆的双胞胎兄弟选择了人类的命运之后,就是第一代人皇,所以小希望应该是他的直系后代,但是为了各种年龄差,就先这样吧……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