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Daily Growing AU 3

所有成员都是人类的设定,有点借鉴16/17世纪欧洲贵族的感觉。不过因为各个爵位和领地之类的都是从魔戒里面转过来的,所以说白了其实就是架空的中古贵族AU设定啦~


加个目录:

(1) (2) (3) (4.1) (4.2) (5) (6.1) (6.2) (6.3)( 6.4) (7.1) (7.2) (8.1) (8.2) (8.3) ( 9.1

番外:

0.61) (0.831) (m.n)(x.y




“格洛芬戴尔男爵大人到!”

莱戈拉斯正皱着眉,烦躁地扯着他的领子。听到这句话,他立刻甩下了身上的礼服,匆匆向客厅走去,路上顺便就把头发领子什么的整理成了平时会客应该的样子。穿过客厅的时候,他已经放慢了步子,等他走到客厅的门口,他已经是最平静庄严最符合礼数的样子了。

他停在客厅的门口,看见男爵站在城堡入口门廊的地方,对他微笑。

“我的殿下(1),您亲自来迎接我,实在让我受宠若惊。我猜,您大概要在小客厅接见我了?其他的房间大概已经布置好了?别,您先别说,我要等着今晚的惊喜。”

小公爵愉快地笑了。在他还年幼的时候,他总怀疑这位男爵的金发是阳光做成的,因为他周围总是有一种温暖柔和的氛围,让人放松和舒适。这种感觉到现在也并没有改变。

“如果您不嫌弃的话。”

说着,他做了个手势,请男爵跟随他去小客厅,即使男爵早就清楚这条路。

“啊,请您稍等一下,我吩咐一点事。”格洛芬戴尔转向一直跟在他身后几步的男仆,“去找加里安先生,他会告诉你把人带到哪儿。”他紧接着转身望向小公爵,抱歉地笑了笑。那个男仆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把头低得更低,就转身离开了。

莱戈拉斯没再说话,转身向楼梯走去。

他选择的楼梯很偏僻,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仆人。他的小客厅在三楼。或者说整个第三层都是属于小公爵的。他们走在长长的回廊里。

小公爵不喜欢他父亲书房里里那种夸张的几乎可以没过脚地毯,而公爵大人又坚称,如果不铺地毯,实在显得太没有风度,而且,脚步声会打扰人的休息——谁知道呢?通常只有小公爵邀请的人才能登上这一层,这里甚至没有几个仆人,又怎么会打扰休息?总之,整层楼最后还是都铺了地毯,只是比较薄。不过据说还是很名贵的,至于具体是什么——莱戈拉斯从来不在意这些东西,他邀请的朋友们通常也不在意,而其他人并没有机会见到,那么谁在乎呢?

他们走在这地毯上,很轻的脚步声回荡在寂静的回廊里。两个人都不说话。

还是格洛芬戴尔先开口了:“我还以为你这里也要换一下装饰呢。”在没有人的时候,他对他的朋友还是更喜欢用“你”而不是“您”称呼对方。

“就为了一场订婚宴?不至于,至少我的这一层还不用。”他们已经走到了小客厅门口,莱戈拉斯还是停了一下,请他的朋友先进去。

“那我可要期待一下婚礼了。那时候你总不能还是用这样的旧东西了。就算你想,公爵先生肯定也不会同意。”格洛芬戴尔也不推脱,径直走进去,,坐在了钢琴凳子上。

“婚礼?您还是先期待下一场订婚宴吧。”小公爵关上门,转过身来。他脸上的笑此时已经冷却了下来。

“下一场订婚宴?我可不记得你有什么兄弟姐妹的。”

“您应该比我清楚,这一次所谓的‘婚姻’,至多进行到订婚而已。要是您想欣赏婚礼的装饰,那还得来一次订婚宴才行。”小公爵漫不经心地在钢琴旁的矮沙发上坐下,在男爵沉默的时候,从沙发前的桌上端起一杯酒,悠闲地抿了一抿,向男爵举了一下酒杯致意,“我知道您不喜欢咖啡和茶什么的。”

“啊,谢谢。”格洛芬戴尔也附身端过一杯酒。他似乎有点不知所措。“嗯,像你这样描述自己即将到来的婚姻的人,实在少见。”

小公爵讥讽地笑了一下,“不然呢?您希望我憧憬未来的幸福?您也知道这些停留不了太久了。两个男人的婚姻?绝不会有后嗣的结合?为了结盟,领主们甚至已经不去考虑血脉和后嗣了!说实话,我倒觉得这种绝望很能激励人。”

“我不去想这些。我只希望,公爵大人不要认为你的这种讥嘲的语气不是跟我学来的,不然我肯定死得很惨。”

小公爵回给他一个稀假惺惺的微笑,低下头似乎只顾品味他的酒了。一时间,整个三层没有一点声音。

 

埃斯泰尔坐在马车里。他已经把他上个月抓住的贼关进了罗马尼安公爵的地牢,那个传说中牢不可破的地牢。据说只有一行人越狱成功过,其他人,不是老死狱中,就是在试图逃走的时候死掉。他谢绝了加里安的邀请,没有去专门为仆人们准备的房间休息。“男爵大人吩咐我把马车赶回去。”

或许他算是赢了小公爵一局。他已经知道莱戈拉斯的样子了,他见过莱戈拉斯了,并且知道那就是他。当然,或许小公爵也看见他了,但他不会知道他面前的这个仆人就是登丹伯爵。

埃斯泰尔还处在十分年少的时候,作为一个年轻人,他总是很孤独。因此,在他要完成什么事的时候,他总会给自己一个假想的对手,督促自己去在各个方面赢过对方。而现在,那个即将与他订婚的男人,就是他的假想敌。他也说不清楚原因,只是觉得这是一件需要他认真对待的事,他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占得上风。

坐在马车里,他感到愉悦。一方面在于他目前的“胜出”,另一方面,他不能不注意到小公爵的容貌。

他见过小公爵的画像。当他在罗斯洛立安的时候,他一收到即将订婚消息,就觉得自己一定要严阵以待。“这将是一场硬仗。”他这么告诉自己。他知道罗斯洛立安的侍卫长哈尔迪尔很擅长作画,尤其是人物画像。这是他的爱好,他的房间里有很多画像,大多是到访过罗斯洛立安的人。造访罗斯洛立安的贵族们,甚至常常以得到他所作的画像为荣。得知自己将要与罗马尼安公爵之子订婚之后,他就去找这位善画的朋友了。“我的朋友,你这里有罗马尼安的小公爵的画像吗?”当时哈尔迪尔正在画一幅画,好像刚刚开始,还看不出轮廓。他抬起头看着他,脸色苍白,眼睛明亮。“或许吧。怎么?”他总是有些寡言,而且带着傲慢。毕竟他也是出身贵族。“伊姆拉崔侯爵先生说,他已经决定要我与小公爵订婚了。可我都不知道小公爵的样子。”他觉得哈尔迪尔的脸色好像更加白了。“啊,大概吧。让我找找,您明天再来吧。但我跟小公爵殿下(2)并不很熟,那画像……恐怕不会太像他本人。”第二天他就确实看到画像了。

“看来哈尔迪尔跟小公爵确实不熟悉。”他想。那副画像实在不能表现出他本人的神采来。不过说实话,想要把小公爵画下来,实在太困难了。他根本就不是能落在纸上的人。

纸。他的思想,抓住这一点丝线,又一下荡开来。他开始认真想那个被他逮捕的犯人。

 

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方才的刻薄,莱戈拉斯先说话了:“今天跟着你的那个男仆,穿的是登丹伯爵家的号衣?我好像看到他袖口上的白树徽记。”

“啊,您一如既往地观察细致。”

“难道正如外界传闻的,那个贼确实是小登丹伯爵自己抓回的?”

“一点不假。”

“哦,我还以为这其中必然有您的帮助呢。”小公爵歪过头看着格洛芬戴尔,又是嘲讽地笑了一下。他感觉到男爵已经有些被激怒了,他开始用“您”称呼他,而且话开始变短。他将身体仰在沙发的靠背上,抬头盯着穹顶上星空的图案,手指有些神经质地摩挲着酒杯。“我听说,他们找到那个小偷的时候,那张图纸已经不见了?”

格洛芬戴尔很轻地叹了一口气:“对于第一句话,我要说绝对没有。虽然在登丹伯爵年少的时候我是他的老师,但是他很长时间以前就习惯于独自行动了。你这样质疑他,也是对我的质疑,你不考虑收回这句话吗?至于后面这个问题,我得说,那些认为你消息不灵通的人,实在是傻透了。另外,我觉得你得谢谢我。”

莱戈拉斯挑起一边的眉。他脸上那种很明显是伪装的不友善的假笑消失了一瞬,只剩一种单纯的疑惑。

“要不是我过来,宴席开始前你大概就要把公爵的酒窖喝空啦!我说,你太焦虑了。我倒宁愿你能像刚刚说的那样全不在意了。我也挺奇怪的,你明明可以事先探查很多关于登丹伯爵的事,却偏要隔绝自己。要是这件事总让你挂心,你不如直接问我你想知道的东西呢!”

“如您所见,我并不是不能。但那就无趣了。这种紧张感可以刺激我,而且这样就能让我保持一定的新鲜感。要是我早已了解了他,今天这样的小惊喜又将从何而来呢?”莱戈拉斯把酒杯放回了桌子上,直直地看向格洛芬戴尔。

“今天跟着您的男仆,不就是您的学生吗?男爵先生?”

 

 

小希望真是词穷的人啊!!“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不就是这句吗!!


(1)(2):格洛芬戴尔和罗斯洛立安那边的贵族都是年长的一辈,所以他们称呼人的时候会用比较老的方式。比如领主一家互相称呼“先生”,但格洛芬戴尔称呼瑟爹的时候用的是“公爵大人”。而对于叶子的称呼,又有一点戏谑的感觉,称呼他“我的殿下”,是说虽然他的父亲是公爵,但他的生活实际上很接近皇室,而他自己并没有爵位和封号,所以那些年长的人会开玩笑一样地这样称呼他。(以上私设)


希望自己没有写得很傻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