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Daily Growing AU m.n

所有成员都是人类的设定,有点借鉴16/17世纪欧洲贵族的感觉。不过因为各个爵位和领地之类的都是从魔戒里面转过来的,所以说白了其实就是架空的中古贵族AU设定啦~


加个目录:

(1) (2) (3) (4.1) (4.2) (5) (6.1) (6.2) (6.3)( 6.4) (7.1) (7.2) (8.1) (8.2) (8.3) ( 9.1

番外:

0.61) (0.831) (m.n)(x.y




emmm这一章……说白了就是个脑洞。巨雷的那种

人皇去世之后,叶子就和牡蛎西渡了。一直觉得这一段蜜汁扎心。当然我很爱官方吵架闺蜜组。我对他们之间的友情有一种蜜汁喜欢。当然跟AL不一样。在托老的世界里,他们西渡了。毕竟种族优势么。但是要是在这个AU里面……我忍不住就觉得他们会结婚……会结婚……结婚……婚……嗯……

因为从各方面讲,这一桩婚姻太合适了。拒绝它才是不合理的。他们从感情上讲,肯定不会是婚姻伴侣,但是,很有可能,他们确实会选择结婚,至少是假装的,互利互惠。

于是就是这一篇自己都觉得雷的脑洞了。港真,简直不敢打AL的tag,因为人皇根本没有出场(除非"圣剑"那个地方出现在梦里可以算),而且叶子还另外结婚了……但是,鉴于这个脑洞来自全篇的背景(要是没这个设定,也肯定没有这些破事),所以就战战兢兢地打上……

或许cp洁癖慎入?虽然我觉得他们不是cp。不过万一有人觉得假结婚也是cp的话……那么还是慎入吧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他的丈夫陷在他床边的椅子里,睡着了。他微仰着头,整张脸显露无疑。月光闪耀在他的金发上。实际上,这些年来,他头发的颜色已经开始变浅,带上了偏向于他父亲的那种带着冷意的银光,而不是他们最初遇见时的那种阳光一般的温暖光泽。

【但他还是一样的美。】

他躺在床上这样想。

他注意到,他的嘴唇抿得很紧。

【他在做梦。】

而且他几乎立刻就知道他梦里的是什么。

他叹了口气,并没有试图压低声音。然后,他弯曲手臂,试图从床上坐起来。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喉咙里抑制不住地崩出气声。

在他成功地坐起来之前,坐在椅子里的人就醒了。他没有动,只是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那样明亮,像星星一样。

【他的眼睛根本看不出年龄。跟我不一样。】

“啊,你可以自己坐起来?看来你现在身体好得很。我不如回我自己的房间去,免得在这儿坐着腰酸背痛,好不容易睡一觉还要被你吵醒。”

“那你可快点吧,你整天坐在这儿看着我,我都没法好好休息。”

“是吗?那我倒要继续在这儿呆下去。打扰你,才让我高兴。至于坐着睡觉?这不算什么。”

他忽然就有点生气了。

“啊哈?你以为自己还是什么年轻人嘛?就算你看起来没什么变化,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年纪?难道我不知道?你比我还老呢!”他的声音低下去了,小声嘟囔,“真是搞不懂,明明比我年纪大,倒显得比我年轻了不知多少。”

他的丈夫得意似的笑了:“这是神灵的眷顾!”

他看着他笑,也想笑笑,扯了扯嘴角,却还是没有笑出来。他嘴边的胡子抖了抖,冒出句话来:“我倒觉着,早点死了的那些,才是被眷顾的。你也知道,他们总说什么,死亡是神的礼物。你……”

他一早就想着这些。或许今天的月光太明亮了,晃得他头晕,或许他刚才试图自己坐起来花了太多力气,舌头都不听使唤,或许对面的笑太明媚,或许……反正,他把这些藏在心里的东西,一不小心说出来了。

可是他很快又恢复了理智,把话一下子掐断了,而且屏住了呼吸。

寂静横亘。然后随着他不得不再次呼吸起来,房间里只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他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可又被这沉重的寂静压着,一动也不能动。他觉得呼吸有点困难。他看着他的丈夫。他已经不再笑了,而是微微地抬起眉毛看着他,习惯性的有点歪头,嘴唇也有点嘟起来,就像他们年轻的时候,他拼酒大获全胜的那一次。带着一点无辜的茫然。他吐出一口气,微微颔首,整个人似乎都缩小了一些,而且向下沉了下去。就好像刚才精神焕发的他全然依靠这一口气支撑似的。这种想法令他感到恐惧。即使他觉得更长的寿命可能意味着更大的负担,但是,一旦他想到,他对面的人,竟然也已经不知不觉地老去,而且有一天必将死亡,他就觉得难以置信,而且心慌意乱,手足无措。就好像在悬崖边缘,一步踏出,整个人陷入绝望且无尽的坠落。而且这悬崖完全无底,他心中明了,没有尽头,只有不断加速的下坠。他感觉到胃部的痉挛。

他们默然相视。

他实在忍受不住了。他必须说点什么。

“我做梦了。”

他没想到的是,对方也同时开口了。他们说了同样的话。在他们认识的这么多年中,这实属罕见。

他们又同时停下来。

他吞了口唾沫,问道:“你梦到什么?”

“圣剑,战斧,和长弓。”他的神情就像沉醉在梦里。“你呢?”

“雪山,草原,和高塔。”他停了停。“还有小酒馆。”

这一次,他的丈夫笑了,笑得那么温柔。“多好的梦……”

他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又完全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然而他忽然欠身,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天还早,再睡一会吧。就算你不睡,我也要休息一下了。”

他很少得到他的亲吻。他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了。他在他的帮助下重新躺好,但一直盯着他看。

于是他又笑了:“我会一直在这儿的。”

“To wherever it may lead.”

 



我自己都在想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觉得叶子心里满满的还是人皇啊啊啊啊

安慰自己:假结婚,假结婚,假结婚,假的,假的,假的。脑洞而已,脑洞,脑洞,脑洞,而已,而已,而已。

(希望各位AL的同好们不要弄死我,在这里叶牡蛎真的只是好朋友。)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