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Daily Growing AU 5

所有成员都是人类的设定,有点借鉴16/17世纪欧洲贵族的感觉。不过因为各个爵位和领地之类的都是从魔戒里面转过来的,所以说白了其实就是架空的中古贵族AU设定啦~

 

加个目录:

(1) (2) (3) (4.1) (4.2) (5) (6.1) (6.2) (6.3)( 6.4) (7.1) (7.2) (8.1) (8.2) (8.3) ( 9.1

番外:

0.61) (0.831) (m.n)(x.y




失智的双更一篇

画风突变|ω・)

5.1

当仆人通报说,伊鲁伯派人来祝贺,需要小公爵过去一下的时候,阿拉贡觉得自己舒了一口气。

真™的疲惫。他累到不想管束自己的粗话。

从他进入罗马尼安公爵的府邸大门,一直到现在,他都精神紧绷,累得要死。他以为他和小公爵可能会很快熟悉起来。他并不指望一见钟情什么的,但至少他们可以成为好朋友不是吗?在他的想象中,他们开始当然会客套几句,但他相信,他们很快就可以互相打趣,聊一些年轻人们经常谈的话题,比如他和他的哥哥们会谈起的女孩们,甚至,更进一步,比如他和他的登丹朋友们经常谈的,关于爱情,关于梦想,关于荣耀,关于拯救世界……打住!总之,一些愉快的话题。然后?小公爵一直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跟他讨论这几年的红酒质量、防御设备的建立、还有两地之间的通商这种……无聊的成年贵族之间的套路话题。完全没有新意。这些东西他简直可以背出来!他连那两句话之间要间隔多长时间都能猜到!天啊。实在太无聊太疲惫了。他感觉像是年幼的时候给家庭教师背书,或者年长一点应付养父的一些检查。

他简直怀疑小公爵的年龄。只看外表,他绝对不到20岁。说真的,刚看清小公爵的脸的时候,他真的觉得那是自己的同龄人。可紧接着,这个“年轻人”就展开了最工整的微笑,开始了最标准的话题。这绝对是自己父亲的同龄人。阿拉贡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表面上也一样完美假笑。他觉得自己的斗志已经完全被消磨殆尽。这个对手,也太无聊了。

其实,在被介绍给对方的时候,他还是元气满满一条狗(bing bu),甚至有那么一会,他觉得对方大概也是一个有趣的人。

按照他的计划,小公爵走到他的面前,他先鞠躬,然后同他握手,同时说:“您好,我的殿下。”然后他会根据小公爵的表情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如果只是微笑,那说明这个称呼没什么影响,他就等待小公爵的回应,引见结束;如果他向他眨眼,或者会心一笑,那他也就回复他类似的调皮的表情;如果他睁大眼睛表示不解,那他就温柔地笑笑,解释说这是他在罗斯洛立安听来的称呼;如果他神情冷漠表示不满——应该不会的,他对自己和小公爵都有信心,这种尴尬的事情不会发生。

至于这个称呼,他真的考虑了很久。小公爵没有爵位,而自己是伯爵,如果称呼“大人”,好像有一点讽刺和炫耀的嫌疑;照道理说,像在侯爵家一样,一视同仁称作“先生”是很安全的,可是如果直接这样称呼,好像又太过生疏,而且他记得公爵血统纯正,可以算是罗斯洛立安那种老牌贵族,万一小公爵也有一样的习惯,觉得“先生”是对平民的称呼,那就尴尬了;“亲爱的”实在太亲近太黏腻,他自己都受不了。最后他还是选定了“殿下”,这个带一点戏谑的称呼。这样好像有点铤而走险,但至少他知道罗斯洛立安侯爵夫妇和格洛芬戴尔是这样称呼小公爵的,而且对方似乎并无不满。他也考虑过,可能这个称呼只适用于长辈,但他估计,即使如此,小公爵也不会责怪他——他没道理知道这些细节不是吗?而且,如果真是这样——他的心里甚至有一点隐隐的愉悦——那么在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可以暗戳戳地压过小公爵,同时表现出自己性格中活泼的一面,还能暗示自己对他有一定的了解。

啊,一个小小的称呼,可以有这么多含义!

他为自己机智的选择感到得意。

然后。

他们“初见”的时候,出现了两个意外——也可以说是三个,不大不小。

跟下午他跟随格洛芬戴尔进入客厅时一样,小公爵正从楼梯上走下来。但不一样的是,下午的时候,小公爵背对阳光,他只能看出他面部模糊的五官——虽然令他印象深刻,但终究不清楚。而晚上,客厅里燃起蜡烛,亮如白昼,小公爵整个人就暴露在他面前。他稍微愣了两秒。这是意料之外的。另一个意料之外就是,他打听到,小公爵比自己“高一点”,可是——为什么他的腿那么长!

这本来都没什么。然而,这两个意外叠加起来,于是——在阿拉贡反应过来之前,小公爵已经三两步跨到他的面前,伸出手,微笑:“您好。”

机智如他,当然也想过,出于理解或者各方面情况(时间地点心情blabla),小公爵或许会先打招呼,那么,他也可以根据小公爵对他的称呼,随机应变,看怎么称呼对方。当然,他会为此感到惋惜——他绝妙的称呼就用不上了。

可他甚至没来得及感到惋惜。

小公爵没加称呼。最大的意外就这么出现了。

阿拉贡懵了。

他忽然感到紧张。这不应该,毕竟他已经进入社交圈多年,在各种场合应付各种局面游刃有余,而且面前的情况其实很简单,他只要握手,也说“您好”,就够了。然后客气但合理的引见就此结束。

可是,当他看着小公爵伸出的手,他觉得头晕目眩。他在自己房间里演习过很多遍的鞠躬还在脑子里回放,但理智告诉他他要伸出手去。他伸手了。他握住了小公爵的手。但他也弯下了腰。

天啊啊啊啊!太尴尬了!

然后,他鬼使神差地,没有握手,而是把小公爵的手拉向自己。然后吻了一下。

光滑、柔软、瘦削、有力。这些词依次浮现在他混沌的脑子里。他按照吻手礼的习惯,保持这个姿势一会,只抬起眼睛,看向小公爵。这时候,这些词全都消失了。他理屈词穷,无话可说。

他重新站直,艰难地保持微笑,尽量口齿清晰地说出“您好”的时候,脑子里闪过“蠢透了”这个想法,不过也只有一瞬,紧接着,他就重新淹没在小公爵含笑的眼睛里了。完了,这一局他输得彻彻底底了。

然后他再一次受到了惊吓。

小公爵向他歪了歪头,随后也像他刚才一样,弯腰,拉手,行了个吻手礼。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他一直握着小公爵的手没有松开。不过小公爵没有抬头看他,他的唇只是蜻蜓点水一样碰了一下他的手背,然后就重新直起腰。

这下阿拉贡的大脑彻底阵亡了。

“那边有酒和点心,你们请自便。”小公爵先对站在旁边的埃莱丹和艾洛赫这样说。阿拉贡这才恍惚地想起来,他的养父忽然不见踪影,他的两位哥哥就担任了引见他们的任务,并且成了刚刚那一系列动作的见证者。

完蛋,要被嘲笑一辈子了。不过……照这么说,小公爵貌似还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双胞胎交换了一个眼神,默契地同时开口:“那就不打扰你们了。”他们就这样走向了客厅的另一侧,把他们手足无措的弟弟留给了小公爵。他们来得很早,这时还没有什么人,所以他们其实还可以互相看见、

“请跟我来。”阿拉贡满心“卧槽卧槽卧槽”,但还是满脸堆笑,跟着小公爵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来一杯酒?”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小公爵手里已经多了两只酒杯,并且把其中一只递给他。“谢谢。”他机械地接过来,试图喝口红酒压压惊。

难道我已经发呆很久了?难道我发呆这么出神?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小公爵什么时候吩咐人准备酒?天啊!他再次感到一种必输无疑的绝望。

再然后。

在他的理智彻底回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在与小公爵讨论近年来各地红酒的质量和产量。

5.2

当仆人通报说,伊鲁伯派人来祝贺,需要自己过去一下的时候,莱戈拉斯着实长出一口气。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动作太大,以至于登丹伯爵好像动了动。

真是……疲惫。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无聊的吗!为什么登丹伯爵可以就那些无聊至死的话题跟他聊那么多!而且还该死的合理,以至于他简直没法打断他。

起初他还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

在他准备跟他握手的时候,对方竟然行了个吻手礼!而且还停了一会,还抬头状似无辜地看他!。他整个人都蒙了。这个小孩儿几个意思!?

他眼睛余光瞟到旁边的双子。两个人一脸看戏的表情。

他,莱戈拉斯,像一个贵族小姐一样,被人行了吻手礼,还是当着这两个人的面!要是再不有所行动,下半辈子的时间,这件事都能被拿出来当做笑柄。

这时候年轻的伯爵已经直起身,一脸淡定,云淡风轻地说“您好”还面带微笑,直视他的眼睛。

伊姆拉崔家的人都那么强的?他想起来父亲对伊姆拉崔家的一部分评价:一肚子坏水。当然,前面也有几句不痛不痒的赞扬。不过么,欲抑先扬的手法,重点还是最后这一句“坏水”。

他简直怀疑这个令他尴尬的吻手礼是那兄弟三人商量好的。

然后,他迅速地想到了一个方法:既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就直接重复他的动作。这是最低级的解决办法,但很多时候是最有效的。于是他也吻了一下登丹伯爵的手,然后就把双子赶到客厅的一边,他自己则带着那个年轻人走到另一边的沙发旁坐下。

客厅的中间,是临时空出的舞池。现在还没有什么人,但他相信很快这里就会被填满。罗马尼安公爵很少用客厅会客,这间客厅本身的设计就像是舞厅。莱戈拉斯不喜欢很多人聚在一起吃饭,所有人都面对面,还要注意那些礼节,而舞会上,人们一般会轻松得多。所以打直接用舞会代替了宴席。至于食物,反正也会提供,大家随意就好,不用拘束。订婚的一些仪式么……如果他的父亲在开场之前还不能到场的话,那就放在最后好了。无关紧要。

现在他与自己的婚约者独处。他再次感到了那种深刻的战栗。现在,他此前所期待的,为之紧张的一切的源头,就直白地摆在他的面前。

就像他成年的时候父亲送给他的礼物。他知道会有一件礼物。他不知道该不该期待它。毫无疑问他的父亲很爱他,但他送礼物的水准实在波动太大。经历过几次拆开礼物时心情的起起伏伏之后,他开始学着淡定,以免太过失望。然而,在打开礼物的时候,他又禁不住期待,疯狂地想象。有时候,那件礼物看起来很寻常,但仔细观察,又能发现其中隐藏的惊喜。至于他到底能不能发现,就说不好了。

“淡定,观察。”

莱戈拉斯试图安抚自己。可他觉得自己的手都要颤抖了。毕竟他对面的是一个即将与他订婚的人,一个男人,不是一件礼物。礼物么,最坏也不过是一件无用的东西,而婚约者,就很可能有一定的破坏性了。而且,人太复杂,他没办法看清楚。

他需要喝杯酒平复自己的心情。如果不能,就再喝一杯,要是还不能,至少掩饰一下自己的紧张。

而年轻的登丹伯爵还坐在他对面,一脸无可指摘的微笑,很礼貌,只是看起来很机械,很模式化。

“来一杯酒?”他从旁边的桌子上取过两只酒杯。他早就猜到自己可能会陷入这种紧张的境地,于是悄悄地提前备好酒。

“谢谢。”对方仍然保持微笑。

他本来自信至少不会因为手抖被发现,但现在他怀疑他的紧张已经通过那只酒杯被察觉了,因为登丹伯爵的接过酒杯的动作好像有点僵硬。

他试图聊点什么,因对方说话,以期进一步了解对方。可他又不想谈太私密的话题,他还不想这么早就把自己的一些私人情感表现出来。那么……他又喝了一口酒。或许他们可以聊聊红酒?

 

 

小希望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没有想起来双子在旁边,但是叶子一直在观察周边的人,注意双子的表情,猜测他们的看法。这两个……互补的关注点。

画风突变(「・ω・)「嘿!

5.3

金雳跟着表哥奇力走进罗马尼安公爵家的时候,仍然十分的不情愿。开玩笑,他的父亲曾经被关在罗马尼安公爵的监牢里!他一路上都不怎么高兴,但为了伊鲁伯和罗马尼安的关系,他必须得来。必须吗?他觉得奇力一个人来就够了!可是他的表哥非要他一同前往。奇力一路上都是一种亢奋的状态,甚至听不进去他的抱怨。他就是在敷衍!金雳满心恼火,又没有办法。他记得当时奇力也被捕过,他就搞不懂为什么这个人还能这样急切地想要代表伊鲁伯造访罗马尼安。

进入罗马尼安公爵的宅邸之后,他觉得自己不得不承认公爵的品味还可以。或许奇力也是为着这里的一些装饰品才愿意回来?如果是他,他确实可能这样。这些矿石总是能让他激动,甚至忘记很多东西。他欣赏着客厅里的一些宝石装饰,试着分析它们的成色,感觉自己稍微平复了下来。

但是当他被告知他们可能要现在客厅入口等一会的时候,他感觉怒火再次在他的胸中燃烧。他的父亲曾经遭受过薄待,现在他们又要忍受这种侮辱吗?“小公爵就来接待二位。”仆人这样告诉他们。他的愤怒在此时几乎达到了顶点。他们等待了这么久,来迎接他们的却只是罗马尼安公爵那个连爵位都没有的儿子?他现在还没有爵位,但奇力是伊鲁伯子爵!而且现在的伊鲁伯公爵已经数次明确表示要把继承权给他了!他们不计前嫌,代表伊鲁伯前来,参加什么小公爵的愚蠢的订婚宴,结果罗马尼安就这样对待他们?

他怒冲冲地望向奇力,但子爵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这些东西,他打量了一下传话的仆人,然后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之后就仍然伸长了脖子地向大厅里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可是,现在客厅里还算是空荡荡的,一眼就能看过来,他到底在找什么?金雳处于愤怒之中,简直没法让自己的目光集中在任何东西上。他好像在转动眼睛观察客厅,实际上,他强迫自己去想那一件还没有完成的绿叶胸针,落在他眼睛里的东西没有一件进入她的脑子。

他在脑海里继续加工他的珍宝——这不是他打的第一件装饰品,但在他的计划里,它将会鲜活地展现出生命的活力。他一直觉得这是石头里本来就有的,但很多人只认为石头是冷硬无趣的东西。他想要把石头的生命展示给那些无知的人看。

忽然,奇力用手肘磕了他一下,他才从自己的想象中惊醒过来,这时候他才发现,之前坐在客厅一头的一个金色头发的年轻人正在走过来。他知道这一定就是那个小公爵。他转头看奇力,奇力冲小公爵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赶紧调整好状态。他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重新转回头来。这时候,他已经可以看清小公爵了。

 

 啊啊啊终于见面啦!(((*°▽°*)八(*°▽°*)))♪

我一定是石乐志才忽然酱紫双更的。(¦3[▓▓]

感觉画风迷幻的小可爱跟我直说就可以ヘ(_ _ヘ)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