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Daily Growing AU 6.2

所有成员都是人类的设定,有点借鉴16/17世纪欧洲贵族的感觉。不过因为各个爵位和领地之类的都是从魔戒里面转过来的,所以说白了其实就是架空的中古贵族AU设定啦~


加个目录:

(1) (2) (3) (4.1) (4.2) (5) (6.1) (6.2) (6.3)( 6.4) (7.1) (7.2) (8.1) (8.2) (8.3) ( 9.1

番外:

0.61) (0.831) (m.n)(x.y




他们又坐回到沙发上。

“我猜您对珠宝颇有研究?毕竟,伊鲁伯人对珠宝的了解尽人皆知,能够跟他们讨论这样的话题,您大概也是一位专家了。”其实阿拉贡并不觉得小公爵会很了解那些东西,所以他跟自己赌了一把,赌小公爵会解释一下他们讨论的东西,而不是一本正经地开始另一段严肃而无聊的对话。

阿拉贡刚才已经把酒杯留在了双胞胎那里,他有点后悔了。他感觉自己的手无处安置,只好十指交叉,抵住自己的下巴。而莱戈拉斯,他起身去迎接伊鲁伯的来客时,分明已经放下了酒杯,可现在他的手里却又出现了一杯酒,而且几乎是满的。

阿拉贡发问的时候,莱戈拉斯正在喝酒,并不动声色地四下张望,试图想出一个得体的话题。听到发问,他先是有些诧异,眉毛挑起,转过眼睛重新望向登丹伯爵。但他也很快反应过来,不由地微笑,不慌不忙地把酒咽下去,抬手略微正了一下领子——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他只是需要一个动作来缓冲一下。他放下手的时候,身体向后靠,眼睛开向远处,手臂随意地搭在了沙发的靠背上,另一只手仍然歪斜着拎着酒杯。很显然,酒,还有刚才与伊鲁伯人的对话让他放松了下来,阿拉贡不由得想,这倒像是要讲一个很长的故事了。但很快,他的眼睛锁定在那几乎装满了酒的杯子上,忍不住担心,像莱戈拉斯这样不经心地拿着,酒会很快洒出来。不过,他没能担心太久。莱戈拉斯已经开始说话了,并且再次向他转过头来,以维持礼貌的对视。他也就同样抬起眼睛去看他。

“不,当然不是,我的朋友。”

哈,“我的朋友”。他已经改变了称呼。或者说,赋予了他一个称呼。阿拉贡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在此之前,小公爵好像一直没有直接称呼他,除了在向伊鲁伯子爵介绍他的时候。他当然没能仔细思考这代表了什么,因为莱戈拉斯还在继续下去,而他无疑很快就只能完全跟随着莱戈拉斯的嗓音进行思考了。这也是一种礼节,不是吗?认真聆听。

“我承认它们很美,而且肯定也是很奇妙的东西,但我实在不怎么了解它们。我的父亲曾经对宝石很感兴趣,他或许能说出一些很深奥的东西,可我不行。”莱戈拉斯看着阿拉贡,微笑着摇头。

没关系,我也不想听那些“深(wu)奥(liao)的东西”。

“至于跟金雳先生,我们也确实是在聊一样石头的装饰品。不过不是从那种……石头本身的角度。您大概知道,几年以前,伊鲁伯公爵他们曾经……嗯……到达过罗马尼安。”他想找一些合适的词语,试图体面地讲述这一段经历。现在的伊鲁伯公爵,索林,当时还在试图收复伊鲁伯,带着他的亲随,想要直接穿过罗马尼安,而小公爵正在负责巡逻,他们正好遭遇,于是……伊鲁伯的一行人就被小公爵抓住了。这样的经历,描述起来确实不太容易,尤其是有两个伊鲁伯人也在大厅里的时候。阿拉贡感觉到了他的困境,联想了一下他听说过的当年的情形,忍俊不禁,只好点头表示自己大概知道。那时候莱戈拉斯大概16岁?跟我现在差不多。

“啊,所以您也听说过当时的事情。”莱戈拉斯愉快地点头致意,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是的,当时……总之,我正好遇到了他们,而他们没能表明他们的身份,我就只好例行公事,搜查了一下,以免他们……随身携带一些可能有危险的东西。然后,我就在葛罗音先生那里找到了一个石头雕刻的挂坠盒,里面放着他妻子和儿子的画像。我并不是想打开的,但是您知道的,当时的情形很不好,曾经有人用装珠宝的小盒子携带一些要紧的东西进出罗马尼安,所以我有必要打开那件东西。”回忆的时候,莱戈拉斯都是仰靠在沙发上,目光移向远处的虚空,似乎陷入回忆,不过仍然不时转头望向阿拉贡。他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寻找着阿拉贡的目光。阿拉贡一直注视着他,此时也就不置可否,颔首微笑,表示明白。

“您确实理解的,对吧?”他又重复了一遍。毕竟,打开这样私人的东西,是相当不体面的行为。不过,考虑到当时的情形,小公爵大概认为这些人只是一群犯人,对待犯人,这么做还是很好理解的。虽然这些犯人的身份确实很尴尬,但在当时……总之,他觉得没什么不好理解的。于是,他大幅度地点点头。小公爵像是松了一口气,轻快地笑了笑,抬起手抿了一口酒,接着说下去。

“所以,我就算是见过金雳先生了。我也没想到会再见到他,而且还是今天。他的样子并没有太大变化,又带着那个挂坠盒,所以奇力介绍之前我就忍不住猜了一下。我们就这么聊起来了。”

“那我得说金雳先生是一个很坦诚的人。”阿拉贡微笑着。他试图模仿养父那种睿智而宽容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模仿得像。

莱戈拉斯又歪了歪头,微笑里带着疑问。

“他对您的记忆力和眼力的赞扬我可都已经听到啦,这些赞扬很中肯,尤其他是一向以固执著称的伊鲁伯人,和您又有着一些不怎么美好渊源。”他看见莱戈拉斯嘴唇的弧度在变得明显,这让他受到了鼓舞。“可是他也有没有说到的地方呢,在认出对方的情况下,主动过去打招呼,还提到当年的事,您的勇气也很惊人了!”

他说完,却发现莱戈拉斯向另外一边转过了身。他有点紧张。难道小公爵把他的话当成了嘲讽?天啊!但很快,莱戈拉斯又转回身来。他这才发现,小公爵手里的酒杯已经不见了,而他自己笑得更厉害。他刚才是把酒杯放下了。

“说真的,我差点以为您是在讽刺我了。”他这样说着,笑容却没有改变。阿拉贡暗暗地对比这个笑容和刚才他面对金雳时的笑容,却发现他已经记不清了。管他的!他迷失在这温和而灿烂的笑容里,有些智熄,不管不顾地再次开口了。

“我向您保证,我绝不会讽刺您。要是您不信……”他故意停下来,稍稍抬起下巴,看着小公爵。对方继续用微笑表示他很感兴趣。“我可以给您一个机会,表现一下您的这些品质,我再做一次见证,您就不会认为我是在说违心的话了。”

现在莱戈拉斯几乎控制不笑的幅度。“本来应该您来做点什么证明自己,结果您倒对我提出要求了!不过好吧,那您说说,我要怎么证明?”

阿拉贡在说完的时候,就觉得脸开始烧。他刚刚怎么能说出这么没有逻辑的蠢话来!简直……简直像被冲昏了头脑小孩子!小公爵开口的时候,他简直想要打断对方开始解释了,虽然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东西。可是小公爵竟然同意了!

“那您就说说我吧。虽说在这个方面可能难以展现您的记忆力,但是眼力是不会差的,不是吗?”

“我倒觉得记忆力也没什么不可以证明的。”

小公爵望着他,目光锐利闪耀。

 

 短小again……就很烦又很绝望

话说,这样写的话小希望会不会显得太像个小孩子或者太幼稚甚至有点中二?我自己都有点忍不住想吐槽……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