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Daily Growing AU 6.3

所有成员都是人类的设定,有点借鉴16/17世纪欧洲贵族的感觉。不过因为各个爵位和领地之类的都是从魔戒里面转过来的,所以说白了其实就是架空的中古贵族AU设定啦~

“请容许我的冒犯,我恐怕要拿您的项链来证明我自己了。这件有名的首饰曾经是亚玟小姐的,对吗?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第五次看到它。”

阿拉贡下意识地低头,但立刻意识到其实自己很难看到脖子上的项链。他迅速抬起头来向小公爵微笑:“我猜您接下来会更详细地说说?”

“乐意之极。莱戈拉斯把上身从沙发的靠背上抬起来,欠了欠身。这句话,这个动作其实都并无必要,但他的动作舒展而优雅,带着戏剧化的效果,活泼而戏谑。年轻的伯爵于是也向他回礼,随后就自在地后仰在沙发上,准备好欣赏。

“既然要详细,那么就请您先原谅我的啰嗦了。”

“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我再次请您原谅——是在侯爵夫人的葬礼上。那时候我还很年幼,没法记住太多细节,但是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亚玟小姐。”

阿拉贡先是觉得有些奇怪,毕竟罗马尼安和伊姆拉崔相当亲近,而且众所周知,双胞胎和小公爵从小就是好友,所以他一直默认小公爵和侯爵小姐应当也是自幼熟识。(实际上在得知他将与小公爵订婚的时候,正是这一点让他感到困惑,因为小公爵与侯爵小姐联姻似乎更加顺理成章。不过当时他也很快就想明白了,毕竟现在形势紧迫,昆第人很需要伊甸人的联盟,而两个昆第家族之间的联姻显然不能达到这样的目的,而在伊甸人之中,又有谁的身份比登丹伯爵更合适呢?1*)但他立刻又想到,伊姆拉崔侯爵小姐一直由她的外祖父母,罗斯洛立安侯爵和夫人抚养,直到侯爵夫人去世才回到伊姆拉崔,而且在此后也是长时间居住在罗斯洛立安。

所以他们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相熟。他莫名其妙地有些安心,又暗中责怪自己竟然遗忘了他的姐姐长久不在伊姆拉崔的现实,以至于花费了太多心力考虑她与小公爵的事。他慢悠悠地吐出一口气,但却在即将结束的时候猛然屏住了呼吸——小公爵好像也在罗斯洛立安待过很久?不,等等。等等。他确实在离开洛汗之后在那里停留,但那时亚玟已经返回伊姆拉崔了。

今天他的脑子就像浆糊一样!

而小公爵还在继续说下去。

“我看到亚玟小姐的时候,她正端坐在软垫上。即使穿的是丧服,人们也能轻易地将她与其他人分开。她并不是那样耀眼,但那种高贵和淡雅就足够了。为了证明自己,我愿意为您描述一下亚玟小姐当天的着装。那件黑的连衣裙很长,完全遮住了她的鞋子,裙摆是黑色丝线绣的一圈蔓蓉树枝条样子的花纹,因为都是黑色,所以只有映照着光的时候才能看出一点图案。腰部按照伊姆拉崔的习惯,并没有收得很细,只缝出一点细致的褶,腰上配一条银色的链子。她的袖子宽松下垂,用大粒的钻石扣在手腕上方。2*她戴着灰色的面纱,甚至没有露出眼睛,面纱垂到下颌,暮星项链就在她的颈上。她的容颜无法看清,但她在那里,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年轻的登丹伯爵再次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节奏了。

“嗯……抱歉,但是当时我还没有被侯爵先生收养,何况我当时实在太小了,所以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侯爵夫人去世的时候,他的父亲尚且在世。但不久之后,他们就遭到了袭击。一场葬礼之后,紧接着是另一场葬礼。正是这接连而至的死亡,使他的母亲决定送他到伊姆拉崔,请求侯爵的抚养和保护。那时候他也才两岁。

“那么亚玟小姐成年的舞会呢?就是她只随意地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天鹅绒长裙的那一次,那条裙子实在太平常了,橘红色的袖子,很细的皮质腰带,她甚至没有带额冠。当时我还天真地建议她穿那件淡紫色的丝绸裙子……”小公爵笑着摇了摇头。

阿拉贡此前没有找到机会打断,这一次,他才面带尴尬地插进话去:“当时我在罗斯洛立安,也没能见到……还有就是,您向她提议?”

“没错!”莱戈拉斯语气欢快地回答,干脆利落,话音里带着一些蹦跳的节奏,像是沉醉在什么里面,以至于有些忘记了礼节似的,“你知道的,我的朋友,亚玟小姐比我年长一岁,所以当时我还被看做一个小孩子,得到允许到她的房间去玩耍。”

阿拉贡对此有些无奈。侯爵小姐的成年舞会,那么小公爵当时也要14岁了。要知道,他自己14岁的时候已经离家许久,而且早已被看做大人了。

“我跟她说,那件淡紫色的衣服很适合那个场合,你也知道,那是她的成年舞会,有很多稍微年长一些的小姐们也要来参加。我当然从不怀疑她的美丽,但是,那是应该属于她的舞台,我觉得她需要做好准备,不让任何人掩盖她的风采。但是她只是微笑,并不回答我。我感到困惑,但是你也清楚的,她不用说什么就能说服别人。然后我就知道她为什么不需要那条淡紫色的裙子了。她就是美本身,那些亮眼的服装,那些装饰品,反而会掩盖了她的最纯粹的美。除了暮星项链。这条项链跟她简直一样。”3*

莱戈拉斯看着阿拉贡脖子上的项链。阿拉贡看着他。

至于你,你其实更不用去在意那些装饰。不管那是什么衣服首饰,只要在你身上,你就能让它们好像是你的一部分一样。而只要是你的一部分,就一定是无与伦比。

他没法像小公爵那样清晰地描述,事实上,在靠近小公爵的时候,他的眼前就像是有一层模模糊糊地雾,而小公爵就是明亮光源。他看得到光,感受得到温暖,却表达不出那种舒适的感觉。或许,就是因为那种耀眼的光,他的眼前才会有雾汽,保护他的眼睛不被灼伤。

“如果您不相信我的描述,觉得那只是我的编造,您可以问一下亚玟小姐。说起来,今天我还没有看到她,她会来吗?”

“当然,您是她的挚友,她当然要来参加您的订婚宴不是吗?何况,我还是她的弟弟呢。她其实跟我们一路前来,只是在路过洛汗伯爵的宅邸时,她想同伊欧雯小姐一道,就先下车了。”

小公爵点了点头。他转身重新端过酒杯。似乎想要结束对话了。但阿拉贡还有疑惑。

“您刚才说,这是您第五次见到这条项链?”

“没错,它实在珍贵,亚玟小姐继承它之后也很少佩戴,所以我只见过这么几次。”

“您详细地描述了两次,那么另外两次呢?”

阿拉贡心里有一些渺茫的期待。他很早就得到了这条项链作为礼物。难道他和小公爵见过面?

“第三次看到的时候,这条项链正在被赠与您,伯爵先生。”

阿拉贡立刻再次回想自己13岁离开伊姆拉崔的时候。他那时候还远未成年,但他身边的人似乎都认为他应当尽早承担起登丹伯爵的责任,就在他生日的同时送别他,由他的一位老师带他前往洛汗修习一名骑士应有的技能。他记得那次宴会,他记得罗马尼安公爵当时在场,但他不记得小公爵。如果他也在,他肯定会记住他的。何况,根据他得到的消息,那时候小公爵应该在洛汗。难道他不知不觉中又棋差一招?

他皱着眉,疑惑而又好奇地看向小公爵。对方不以为意地向他举起酒杯致意。

“说起来应该没多少人知道,之前几年我为洛汗伯爵效力,而您生日的那段时间,我的父亲召我回来一段时间,但是我不想所有人都知道我的行踪,所以回来之后,如果必须出门,就作为一个普通的侍卫跟在他身边,去您的宴会那一次也是这样。想必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侍卫。”

确实不会。

“恕我冒昧——我能否问一下,您何必这样掩盖自己的行踪呢?”

小公爵又一次笑了:“说起来简直很小孩子气了。我当时离开罗马尼安的时候,正在与我的父亲赌气,并且决意五年之内不回来。他也很理解我,所以从不直接与我联系。但是那一次他要求我必须回来,可是,我的很多伙伴们——比如您的两位兄长,都知道我当时说的话,我不想被他们嘲笑,所以就选择了这样一个可笑的方式。”

他说起来好像已经一点也不在乎了。

“那您能不能也描述一下我当时的着装呢?”阿拉贡感到紧张。他不知道他给小公爵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

“您这可就难倒我了!我当时离您很远,没法看清楚。而且我当时太震惊了,因为暮星项链对于伊姆拉崔来说非同一般,我甚至完全没有想到在侯爵小姐成婚以前它会被再次取出佩戴。我只记得,您在戴上项链的时候,把另外一样东西从您的脖子上取下来了。”

“那是巴拉赫之戒。”

“那么我大概明白为什么暮星项链会被作为礼物了。能在某种程度上代替巴拉赫之戒守护和祝福您的,大概也只有它了。”

“不,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件临行祝福的礼物,暮星项链都太贵重了。这或许更多的是一种激励?要我能活着回来?您应该知道,这是洛汗的一种习俗。家人给士兵佩戴上贵重的物品,嘱托他们一定要回来。至少对于我来说,这条项链一直提醒我,我必须回去,归还这条项链,取回我的戒指。”

“虽然我在洛汗的时候只是伯爵的近侍,没有真的上过战场,但我也听说过这种习俗。不过我的同伴们说,在更多时候,这些饰品的作用是在它们的拥有者战死之后,表明他们的身份。他们大多会在那些东西上刻上自己的名字,这样,即使他们牺牲之后面目全非,也能被认出来。”小公爵的神情已经沉静下来。他不再懒散地倚靠在沙发上,而是已经坐直了身子。

阿拉贡也沉默了。

话题似乎滑向了沉重的方向。

“那么第四次呢?您还有一次没有告诉我。”阿拉贡试图扭转这种状况。

“第四次?那就是今天早上了,伯爵先生。”小公爵有恢复了那种活泼狡黠的神情,看着面露窘迫的登丹伯爵。

 

 

1*昆第就是精灵,在这个AU里面,相当于是一个民族。在后面加了个“人”,说实话自己都觉得很怪,但是一般称呼民族的时候好像更习惯这样。伊甸人是比较久远的人类的称呼,这里借用一下。本来想用努曼诺尔,但是努曼诺尔人已经几乎没有了,只有皇族的那些,所以就放弃了。这里面昆第和伊甸之间的关系,大概有点像英格兰和苏格兰?有一定的矛盾,但是对立没有那么严重,有外患的时候还是会一致对外。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这种感觉。

2*如果有人觉得些很多服饰这个地方有点像《三个火枪手》里面白金汉公爵描述王后的衣服,那么不用怀疑,就是借用了那一段的梗。港真书里面我还是蛮喜欢白金汉公爵的人设的。至于电影……开花演白金汉……我当时真的没认出来,只是觉得好看又……骚气?(拖出去)不过那部电影确实有点单薄了。这里用一遍这个梗,也算填补一下自己的遗憾。

3*关于衣服本身,就是我印象里暮星的衣服了。至于紫色的衣服的这一段感慨,直接来源是《安娜卡列尼娜》开始,安娜刚出场不久的那一段。后面“那些装饰品像是他自己的一部分”,我也记不得是《安娜》里面的基蒂还是《战争与和平》的海伦了。其实这种描述应该已经比较老套了?但是我的话直接来源的梗就是以上了。虽然已经改得面目全非了,但是觉得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

 

如果逻辑上讲不通……请原谅我然后假装这是叶子残存的的小孩子气……(被叶子用邪魅一笑震慑)

这几天要忙吐了,急需刷一波文(管他是看还是写)冷静一下自己。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