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我是谁?我在哪?(大概是1.0?后续……谁造有没有)

emmm这是一个很傻的脑洞,就忽然想写了。

大概算是半AU以及穿越?魔戒圣战之后叶子和人皇结婚了,然后在十周年的当天早上穿越,穿越到了电影《霍比特人》五军之战前的时候。

很沙雕的脑洞。万一有很看重性格的原著粉或者电影粉还是注意避一下雷?

因为是半AU么,所以私设还是蛮多的,比如叶子妈其实一直都在,甚至是家里的权威,比如AL已经结婚了……

人物性格……不存在的,我现在神志不清,完全沙雕了,写完都没重新看一遍。我本人比较跳跃,什么文风都可以一看。要是不喜欢这种风格的话……请不要过度抨击我。

莱戈拉斯还没睁眼就发现不对。

开玩笑,今天可是刚铎的国庆,既是国王加冕的纪念日,又是阿拉贡和他结婚10年的纪念日,可是他醒的时候既没有感觉到阿拉贡在背后拥抱他,也没有闻到他昨天特意要求的作为早饭的兰巴斯的味道。怎么可能!

然后他睁眼了。

哈?这好像是幽暗密林他自己的卧室?

然而这实际上甚至也不是他的卧室,尽管里面确实有一些他曾经实用的东西。但他猜得到这是在幽暗密林。无论如何,辛达精灵这种对森林和地下宫殿的熟悉感从不出错。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莱戈拉斯站在监牢门口一脸懵逼。

他刚出门就有侍卫请他一起去巡视监牢,他虽然感到奇怪,但还是一言不发地前往了,然后,现在?

奇力?

他记得这个矮人,他在五军之战期间牺牲了。他们曾经关系还不错,虽然奇力是莱戈拉斯抓住的,但作为矮人中罕见的弓箭手,他们有很多共同话题。

可是现在,奇力看着莱戈拉斯,面色不善。

这都不是关键。

关键在于,奇力不是已经牺牲了吗!而且那是80多年以前的事情了!1*

 

等莱戈拉斯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要那么震惊,回到那个理论上属于他的卧室,想要冷静一下试图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灰袍子的老头儿背对自己坐在窗口。

他几乎没有发出脚步声,但老头儿还是在他进门的瞬间就转过身来,眼睛闪闪发亮地盯着他:“莱戈拉斯?”

“甘道夫?”

“等一下。”巫师清了清嗓子,满脸期待。“你听说过阿拉贡这个名字对吧?”

 

在经历了一番高效的交流之后,莱戈拉斯大概晓得了:

他现在处在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时空,不过这里的大致情况跟他一直生活的时空差别不大,只是有一些轻微的时间差异。具体来说的话,对应原本的时空,现在是五军之战前,所以孤山一行人还在地牢里待着。当然,他们大概不会停留太久了。如果加里安还是喝醉了的话。

至于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

甘道夫几乎放下了作为巫师的尊严,简直要扑上来抱住莱戈拉斯了:“不能怪我啊!是阿拉贡!我问他他想要什么礼物——你看我多好心……”莱戈拉斯一个眼神噎住了他。“……结果他说他生活幸福,应有尽有……”看到莱戈拉斯冰凉的眼神,他立刻补充:“最重要的是,你一直在他身边啦~~”莱戈拉斯不为所动,任凭巫师讨好的销魂波浪线趋向实体化。见状,对方才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说到了重点:“他就只是唠叨说什么‘相见恨晚’啊,想早几年跟你见面啊,这样的话,翻来覆去说了好多遍,我就告诉他改变过去是不可能了,顶多在另一个时空里面过一把瘾……”2*

他又一次被噎住了。因为莱戈拉斯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非常不像他本人的笑容。3*

“所以阿拉贡也在这里?”

“我们三个在这里,其他人……应该都是这个时空原本的。”

“他为什么想早点遇到我?我觉得时间什么的不要紧。”莱戈拉斯从来不能理解人类关于时间这种争分夺秒的态度。

“他说他遇见你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风尘仆仆的游侠了,觉得你没能看到他年轻的时候穿着传统的精灵服装的样子,太遗憾。”

“……他游侠的样子就很好啊,而且在林谷和萝林我见过他穿得像个精灵贵族的样子,也没什么啊?而且他加冕之后各种衣服不是随便穿吗?为什么在意这个?”

“额,关键在于他已经不是少年的样子了啊。他是想让你看看他少年时代风华正茂的样子啊。”

精灵皱起了眉:“可是我爱的不是他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你先试着实现一下他的愿望?说不定这样我们就能回去了。”

“你不能直接用个法术?”

“我现在只是个灰袍巫师啊,没法用这么高深的法术。”

“您请出门左拐,找炎魔打一架升个级去。”

 

所以他要早点去找阿拉贡?

让他先想想他当时为什么去找他。

 

那是五军之战十年以后。4*

幽暗密林的王子殿下和国王陛下,在并肩结束了一场战斗之后,一边悠闲地捡拾散落的箭矢,一边悠闲地看风景,一边悠闲地聊天……总之就是悠闲。

“叶子,虽然现在蜘蛛在增加,但是好像战斗力不行啊,你看看,就你这样都能灭一堆。”

“……”

这是因为您对我战斗力的印象还停留在我幼年吧。还是说您以为战斗力和身高成正比?您说要出来散个心我才大着胆子从Nana眼皮子底下陪您溜出来,谁知道您要干上一架了?要是伤着了,或者把衣服盔甲什么的弄坏了…Nana不得把我们全都关在宫殿里!您不能当心一点,文雅一点?

“这回我的铠甲没损坏吧?要是再弄坏了,你Nana肯定不会再放我们出来。”

别,您别说“我们”,Nana关的从来就你一个,她才不会把我关在宫殿里。

莱戈拉斯心里吐槽,嘴上不敢说出来。万一他爸告诉王后陛下……那他也就没救了。

莱戈拉斯假装默默地认真擦箭,瑟兰督伊真的认认真真地检查肩部和肘部的护甲。

多么安静祥和。

加里安的出现打破了一切。

“陛下和殿下,王后陛下说让你们回去,还说今天你们穿的都是明天拜访伊姆拉崔要穿的衣服,所以绝对不能污损。”

他说着,目光在两个人之间飘来飘去,好像替他们心虚。话一说完,他行了个礼,就跳上马跑掉了。

剩下父子两个面面相觑。拜访伊姆拉崔?穿这个?!

“Ada,刚才我没告诉你,这回你的肩甲是没坏,但是你长袍下摆已经全都是泥了。”

莱戈拉斯面无表情,内心幸灾乐祸,陈述着悲惨的现实。

瑟兰督伊面部表情丰富得多,幽暗密林的国王满脸同情地望着他:“叶子,我也忘了告诉你,你手臂上其实刚才被划伤了对吧?我知道你年轻自愈快,已经忘了这件事,但是,作为一个优秀的父亲,我还记得。而且我还得提醒你一下——你能自愈,可是衣服不能。”

 

沉默。

 

令人心惊胆战的沉默。

 

“Ada!什么都别说了,给我指条生路吧!上回五军之战你的肩甲被砍坏的那一次,就是我给你指的路往北去,这回你得给我指一条路!您随便指!只要跟我上次方法不一样就行。”

“你上次是怎么指的?”

“我撕的薄荷梗。”5*

“……”

 

“好吧,亲爱的儿子,如果你一定要离开,那就到原野上去,寻找登丹人。一个人的父亲是个优秀的人,他的儿子也不会差。”

“说精话!”

“去北方找阿拉松。”

“这不就得啦?知道你通用语说得不好。瞧瞧您之前那话说的,‘优秀的父亲’?您这是夸自己还是夸别人?”

“再你的见吧小叶子。”

莱戈拉斯识趣地行了个礼,就先撤了。

 

然后?然后他没有遇到阿拉松,他父亲提到的这个登丹人很早就去世了,再然后,他就理所当然地就遇见了阿拉贡,人类未来的君王,他的小希望。

怎么说呢?天意弄人?都怪他爸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人类活的时间真没那么长,就算登丹人也不行。何况战争之中,人们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死于非命。

他们是太脆弱的生命。

 

 

1*按原著计算应该是88年。

2*这都是因为PJ这个AL大手。原著里面,佛罗多拿到魔戒之后又过了16年才是瑞文戴尔的会议,但是PJ把这十几年去掉了,所以算是修改了一下时间线,那么五军之战的时候,原著里面人皇是10岁,在PJ的时间线里面……算起来应该是要大的。

3*毕竟是霍比特时空的叶子,所以……请脑补面对博格的某个著名笑容!

4*原谅我,这里是私设,因为在原著里面,叶子会议之前的经历完全没有记录,所以说这是个半AU加穿越。毕竟这篇文里他们都结婚了不是吗。

5*薄荷是唇形科,茎四棱,可以一条代表一个方向,哪一条先完整地撕下来,就走那个方向。请假装幽暗密林里生长薄荷。

其实穿越到的霍比特的时空其实也是半AU的?如果跟电影有时间线对不起来……请假装那是因为蝴蝶效应,小叶子做的事情可能已经改变了这个世界。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