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Daily Growing AU 7.2

所有成员都是人类的设定,有点借鉴16/17世纪欧洲贵族的感觉。不过因为各个爵位和领地之类的都是从魔戒里面转过来的,所以说白了其实就是架空的中古贵族AU设定啦~

一句话泉花 


加个目录:

(1) (2) (3) (4.1) (4.2) (5) (6.1) (6.2) (6.3)( 6.4) (7.1) (7.2) (8.1) (8.2) (8.3) ( 9.1

番外:

0.61) (0.831) (m.n)(x.y




这无疑是一场值得留名青史的宴会。

人们在这里宴饮,不仅是为了庆祝订婚这样无关痛痒的仪式,还是为了两个民族联盟的誓约,更是为了在迎接那不久将来的死亡之前,绝望的狂欢。

或者不是狂欢。只是克制在礼貌的欢愉之下,隐约的疯狂。

 

瑟兰督伊已经许多年不再跳舞。他在人们心中早已是这种威严冷酷的形象。即使是儿子的订婚,也不能让罗马尼安公爵屈尊纡贵步入舞池。

他斜倚在楼梯旁边,就在他入场前遥望他的儿子的地方。他甚至并没有去与维林诺来的使者寒暄,只是默默地靠在那里,端着一杯酒,始终望着莱戈拉斯。

也只有爱隆会在这种时候来打扰他。

“看看莱戈拉斯!我得承认你教得不错,不过,你竟然不去跳舞?我还以为你要趁此机会一雪前耻。”

“你也说了,看看这些年轻人。这就够了。至于一雪前耻?”他有些古怪地看着爱隆:“这可不像你会说的话。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当年,你还算得上幼稚的时候,也很少在乎像这样无聊的东西。”

“我确实不会。但你不一样,你那么争强好胜……所以你算是承认当年自己幼稚了?”

罗马尼安公爵的脸几乎全都隐藏在阴影里。“爱隆,你真的不适合开玩笑。我知道你这是在试图逗我笑。但是……你要真心这么想,不如叫格洛芬戴尔来——当然,要是你自信能让他离开埃克西里昂。”

爱隆的神情几乎立刻冷静了下来,他放弃了逗趣的尝试,恢复了他一贯冷静温文的样子。

“亚玟也这么说我。这对我来说太难了。只不过,在孩子们的订婚宴上,你总是这种样子终究并不太好。”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将来会怎样,你又何必粉饰太平?”

“可其实有很多人不知道啊。”

罗马尼安公爵这回真的有点震惊了,他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爱隆:“怎么可能!”

爱隆叹了口气:“你不能总是认为所有人都像我们一样。”

 

“很好,很好埃斯泰尔,但是,步子要更大,更有力,你跳的是男步,在这支舞曲里面,你应当引导我。自信一点。”莱戈拉斯低下头望着阿拉贡,用他在伊姆拉崔常用的名字称呼他,希望他能觉得自在一点。伊露维塔在上,刚才他的父亲坚决不肯取消那个亲吻,他现在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对待面前这个年轻人。不过,他必须要做出些举动,来显示他们之间亲近的关系,至少要比刚才亲近些。

阿拉贡注意到,莱戈拉斯现在在用伊甸语说话。

“嘿!我可没有多少时间练习这些舞步,可何况,你又不像我从前那些舞伴——你那么高。另外——说实话,我在伊姆拉崔长大,昆第语倒是说得比伊甸语更流利些,所以还请您不要用我不熟悉的语言来刁难我啦!这样我或许还不会这么紧张。”阿拉贡好像全然不受影响。或者恰恰相反,经过刚才的事,他已经放松了下来。最后那个吻,像是豁出去了,反倒让他彻底地冷静。他甚至开了个玩笑。1*

莱戈拉斯原本一直越过他的肩膀看向远处,听到他的话,收回目光,稍微低头看了他一眼。“……好吧,我承认,但是这不是重点。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的是一种互相信赖的感觉。你要能让我觉得,就算我根本不会跳舞,就算我现在闭上眼睛,你也能引领着我,完成整支舞曲,甚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你惊叹。你必须体现出这种力量,这才是这一场的精髓。”

“不可能的。”阿拉贡斩钉截铁地回答,“他们不可能为我惊叹。是我们。而实际上,是你,我亲爱的,让这些变得完美。”

“不错的情话,伯爵先生。”莱戈拉斯面不改色,“不过恐怕我得提醒您,这些话说出之前还是要当心点,毕竟我们现在离‘完美’……还有一点距离。”

“‘有一点距离’?说起来,你们昆第人总是这么傲慢,你肯承认这一点,也算不错了。”莱戈拉斯回头,看到金雳正在他们身边,不过他没在跳舞,只是端了一杯酒,在旁边晃悠。“那我可要谢谢您了,”莱戈拉斯笑道:“能得到伊鲁伯人的赞扬,就算是以这样的方式,我也深感荣幸了。”金雳的脸红了。“我得告诉你,你跳得还不错了!虽然你确实不像其他那些没品味的人,也还算有礼貌,可这并不能代表我会原谅你父亲当年的行为,小子!”

 

“各位!”

当舞蹈结束,罗马尼安公爵再次提醒宾客们听他讲话。

“我有一样东西,要送给罗马尼安子爵,我的儿子,作为他今天的礼物。当然,你们可能觉得这不能算是一样东西。不过不管怎样,我今天把它送给你了,我亲爱的。”他最后转向了莱戈拉斯。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仍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莱戈拉斯看出,他的父亲看起来比往常还要严肃。他不像是在送出一样礼物,而是在宣布一个重大的决定。

一件礼物。让他期待万分,又不敢期待的礼物。

在场的人无法像莱戈拉斯那样察觉瑟兰督伊的异常,但也能感受到他的郑重。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然而并没有什么物品被呈上来。

罗马尼安公爵纹丝不动。

人群中终于开始有一些窃窃私语的兆头。

这时候,大厅的穹顶传来的隆隆的响声。客人们惊慌地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处。莱戈拉斯也抬起头,但他也没有忘记向父亲的方向瞥上一眼——瑟兰督伊没有抬头,他只是望着他的儿子,高大的身形仍然一动不动,如同一颗苍劲的树。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穹顶中央裂开了一条缝隙,有惊呼声冒出来。那条缝不断扩大,露出了漆黑的夜空。

一片寂静。

“莱戈拉斯,这就是我给你的礼物。如果你愿意,可以随时看星空。”

“当然,下雨的时候你可看不到星星。”他冷着脸,又补充了一句。有善意的笑声响起来。

 

“啊,看来今天的天气不够好。没关系,莱戈拉斯,今天你还是可以看星星。”说话的声音温和而陌生。他的声音不大,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是来自维林诺的使者,埃克西里昂。他身边的格洛芬戴尔迅速扫了他一眼。

他微笑着:“要来看吗,孩子?”

莱戈拉斯向他微微躬身:“当然,大人。”他跟着埃克西里昂走了出去。剩下的人也都跟着蜂拥而出,他们竭力维持礼仪,跟在两个人身后,却还是忍不住兴奋地小声讨论,讨论打开的穹顶,讨论尴尬的阴天,讨论可能会看到的星星。

 

当他们全部走到院子里,仍然是漆黑一片,没有星星,什么也没有。但埃克西里昂没有给他们议论的时间。他用愉快的声音说道:“请看吧!”

天空中就忽然炸出了一朵烟花,它闪耀着金色和红色,照亮的半边天空。在它落下去之前,有一朵烟花升起来。它们接连不断地涌现,装点了夜色。当图案逐渐散去,那些细小的火焰就显出了火星儿的样子,随着风,在空中飘摇,如同穿行云中的点点星光。

“真是让人叹为观止”。爱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瑟兰督伊旁边,小声赞叹。瑟兰督伊抿紧了嘴唇,一言不发。

火光在格洛芬戴尔眼睛里闪耀。“你还记得……”“今夜是夏日之门。”埃克西里昂冷静地回答。他的声音仍然温文尔雅,但与方才那种欢快完全不同。这时候,他的声音听起来才与他的年龄和经历吻合。

莱戈拉斯安静地看着烟花盛放,再凋谢。星屑飘落下来。那是冷却的光的残骸。他伸出手去,想要挡住那些灰烬,避免它们落到他的眼睛里。他还记得他的母亲带他看烟花的时候,他瞪大眼睛仰头看得出神,却不妨被灰烬眯了眼睛。他可不想重蹈覆辙。

阿拉贡却几乎立刻扯住了他的手腕。“嘿!别去接!”他立刻解释道,“会烫到。它们可不是萤火虫。”

莱戈拉斯怔了一下。他有些惊讶和迷惑地看着阿拉贡,但很快向他微笑了一下以示感谢。紧接着,他的目光又飘向了阿拉贡身后的焰火表演。

最后是一棵闪着银光的树。它的枝干在空中延伸,直到最后一点光芒消散。

没有人说得出话了。

 

沉默之后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待掌声结束,一个高个子的老头不知从什么地方走到了灯光下戏剧性地向人们脱帽鞠躬。

“米斯兰达!”莱戈拉斯欢呼了一声。

“是我,小殿下,看来您很想念我了呢!”老人笑起来,胡子抖动着。

 

人们最终还是都回到室内,穹顶已经复原,人们继续畅饮、交谈,刚才的两件意外之礼是他们谈论的焦点,而这很显然会在之后的很长时间内作为“上流社会”的热门话题。

 

宴会总有结束之时。

人们总要离去。

米斯兰达最后到来,也最先离开,他总是行踪飘忽,人们也都不去在意他的行迹。

埃克西里昂也很快告辞,没有人知道他如何到来,也没有人知道他接下来往何处去。

埃克西里昂出门之后,格洛芬戴尔也溜走了。

……

最后,伊姆拉崔领主和他的孩子们也在马车前向罗马尼安公爵道别。

“我们将不日回访。”

“恭候大驾。”

当马车的声响听不见了,罗马尼安公爵转向儿子。他张了张嘴,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但最后,他只是笑了笑:“早点休息吧。”

 

莱戈拉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他并没有去休息。当陶瑞尔巡夜,经过他的房间,看到门缝里透出灯光。她叹了口气,直接推门进去了。

莱戈拉斯确实在等她。

“我说,你有必要这样吗?奇力……”

“不,陶瑞尔,我想说的不是这件事。”莱戈拉斯急匆匆地打断了她。

她这才注意到,莱戈拉斯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红润,看着她的时候嘴唇抿紧,鼻翼微微耸动。他很激动,或者说很紧张。

“怎么?”

“礼物,今天的那两件礼物。”

他实在有点过于激动了,以至于在短促的句子之后停了下来。陶瑞尔理智地选择不接话。那些礼节性的提出问题完全是废话。

“这太不正常了。”

陶瑞尔觉得她要确认一下莱戈拉斯还神志清醒。

“你8岁第一次透过那个穹顶看到星空之后,就向公爵请求要它,那时候他说等你长大以后,不对,就是订婚以后,才行,现在他只是兑现了诺言,也算不上不正常吧。再说,虽然这种可以打开的穹顶不算多见,但也不是什么稀世珍宝,你有必要这么奇怪吗?”

“穹顶不少见。可是你想想父亲最后那句话,‘下雨的时候看不到’。”

“当然!下雨的时候哪里有星星?”陶瑞尔已经有点疲惫了,想要速战速决。

“不是,这不是关键。你还记得我10岁的时候,下雨的那次,我们自己把它打开了。但是没有雨落进来。你还记得吗?他说的不是‘下雨的时候不行’,他只是说,下雨的时候‘没有星星’。也就是说,就算下雨,我们也可以打开它。”

女侍卫长一下清醒了。穹顶打开不是什么难事,50多年以前费诺就做出了这种可以随意开合的东西,很多贵族家里都有这种器械,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是那穹顶打开之后并非完全空无一物。在穹顶之内,还有一层什么东西,让雨水不能落进来,但他们仍然能看到外面。正是因为他们发现了这东西的存在,罗马尼安公爵才发了怒,从那次之后,穹顶再也没有打开过,他们也被明确禁止提起这件事。

他们模糊地意识到,那层穹顶之下的东西,是一种秘密的,被禁止的存在,不可为外人道。

而现在,罗马尼安公爵终于兑现了他的诺言。实际上,他相当于在众人面前提起了它,提起了那种秘密。虽然他仍然用了含糊的话,但至少,这是一种试探:它开始隐秘地显露于世人面前,或许很快,这就是正大光明的了。

两个年轻人都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他们足够敏感,嗅出了一些正在改变的气息。

那些超出人们理解的东西,是不允许存在的,这些谜一样的东西,是被禁止的。这些神秘的技术,是一种禁忌,试图打破这些禁令的人,毫无疑问受到了来自维林诺的惩罚。就像诺多家的很多人。

然而,谨慎的罗马尼安公爵,如今却试探着,在众人面前揭示它的存在。

 

陶瑞尔稍微冷静下来,仍然觉得有些奇怪。莱戈拉斯看起来还是很激动。他急切地看着,明显还想说什么,却在等待,等待她的发问。“莱戈拉斯,你还有话要说。你可以直接说出来的。”

“焰火表演。难道你不觉得奇怪?”

当然奇怪。那些奇怪的技术——比如穹顶之下的东西——的禁忌还只是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规矩,试图去发现发明使用这些东西的人,往往会在事后遭受悲惨的命运,而焰火,在贡多林的悲剧之后,是被明令禁止的。曾经每一年的夏日之门,贡多林都会燃放焰火,然而最终,魔多的军队在焰火的掩护之下发动了进攻。而他们使用的武器,正像焰火一样,带着热浪和火光,毁灭了昆第引以为傲的明珠,贡多林城。只有极少数人得以逃生,比如格洛芬戴尔和埃克西里昂,他们受到的伤害,只有维林诺的医生可以治愈。

从那以后,焰火就被禁止了。据说魔多的叛军还在研究那种可怕的武器,但是在其他的任何地方,这种东西,都被严禁。

可是,这跟穹顶的实质没什么区别。只是程度不同。陶瑞尔不太清楚为什么莱戈拉斯一定要把它单独说出来。

“你是说,公爵大人做得有点过分了?”

“不,这件‘礼物’不是父亲的。它是由埃克西里昂大人送出的。这是来自维林诺的礼物。不是父亲。你想想,埃克西里昂大人今晚才抵达,看起来父亲似乎不曾收到他即将到来消息,否则他肯定会去迎接他的。可是,对于这件礼物,这场焰火表演,他好像并不意外。他应该是知道什么了。他收到了来自维林诺的消息。”

“莱戈拉斯,维林诺不是能轻易出入的,我不觉得公爵大人能得到维林诺的消息,或许他只是见过了太多东西,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吃惊了。”

“还有米斯兰达,父亲竟然没有赶他走?他一定是事前知道他会出现,肯定还有什么人劝过他!他不可能容忍米斯兰达不请自来!”

陶瑞尔不能不放缓了语气。“莱戈拉斯,你太激动了。你这样想劝服我,到底是想说明什么?你想说服自己相信什么呢?”莱戈拉斯很少这样激动,很少与她争执。他更像是想要相信什么不可能的事,又犹豫不决,自己无法说服自己,才想要找个人论辩一番。

很显然她猜对了。

莱戈拉斯沉默了一会。“陶瑞尔。”他轻轻地叫她的名字。“我是说,会不会可能,只是可能,真的有人从维林诺送来了消息?一个能够得到消息的人。一个有能力送出消息的人。一个被豁免,被允许送出消息的人。我是说……”他终于说不下去了,徒劳地动了动嘴唇。他在期待不可能的事。

陶瑞尔叹了口气。

“莱戈拉斯,公爵夫人她……”

小公爵却在这时候抬起手阻止了她。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他这样说着,却已神情严肃,像是忘记了刚刚令他激动的事,转而将全副身心投注在他的发现上。

“登丹伯爵提醒我焰火燃烧后的灰烬会烫伤。可是他怎么会见过焰火?怎么知道这些?焰火被禁止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

“得了吧您,焰火禁止的时候你也还没出生呢,你不也见过?何况谁都知道,违反禁令的除了魔多的叛军,还有那些低劣的伊甸人,只不过他们借着另一个名字,叫什么?‘科学’?。”

“容我提醒你一句,考虑到登丹伯爵的爵位,你说他是‘低劣的伊甸人’可不太合适。”

陶瑞尔正大光明地翻了个白眼。“既然你那么向着他,问我有什么意思?明天你就要回访了,还不如直接当面问他呢。”

“那恐怕我还得提醒你,午夜已过,要是按你的说法,照礼节我们‘今天’就要回访了,但是以父亲的性格,恐怕我们回访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了,也不会是你所说的‘明天’。”他有点同情似的摇摇头看着陶瑞尔,“看来跟伊鲁伯子爵跳过舞之后你整个人都不清醒了,啧啧啧。”

“不用奚落我。就算‘今天’早上你不用出门,现在也早过了就寝的时间了,快去睡吧,我的小殿下。”

 

他们都没料到,陶瑞尔所谓的“明天”竟然说对了。在这场谈话的第二天,罗马尼安公爵就带着默克伍德子爵拜访了伊姆拉崔在罗马尼安的府邸。

 

 

 

 

1*其实小希望肯定对伊甸语更熟悉……现实是,在外面这些年,他已经是部族的首领了,但是首先他想掩饰一下与自己本身部族十分熟悉的现实,其次让人认为他觉得伊甸语相对“低等”,是“不熟悉的”,给人一种他仍然主要依附于昆第,而且年少肤浅无害的错觉。然而毕竟是年轻人,所以欲盖弥彰了——他在外多年,不熟悉才是有点奇怪了,所以叶子发现了这个bug,看了他一眼。

 

关于背景……大意就是,科技被视为低劣的东西,甚至是被禁止的东西。这是只有维林诺的“大人”们掌握的东西,其他人几乎是禁止接触的。所以像玻璃(穹顶下的东西)、焰火之类的,肯定是被禁止的。焰火被格外明令禁止是因为可以被用于制作热武器,就像魔多那边做的。至于现在忽然松动的表示,是因为对抗魔多肯定也需要这些科技了。但是如果一下开放的话,可能会引起混乱,所以要从这种小事开始,表示至少这些东西开始被允许。就好像二胎政策的开放是要分阶段进行的……

 

关于叶子的激动……因为有个私设,关于叶子妈的,应该算是比较明显了?要不要猜一下叶子妈的身份?考虑到等级差异的问题?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