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Daily Growing 8.2

所有成员都是人类的设定,有点借鉴16/17世纪欧洲贵族的感觉。不过因为各个爵位和领地之类的都是从魔戒里面转过来的,所以说白了其实就是架空的中古贵族AU设定啦~

 

失智的日更尝试,短小而无聊




“虽说这个犯人要紧,但这样的决定加里安还是能做的。”

“这不一样,这简直算是您订婚的礼物了,您得拿主意。”

“问过父亲了?”莱戈拉斯的笑容淡去了,脸色沉静下来。费伦的话听起来是在开玩笑,但事实就是,这个犯人太过重要,他的一举一动都要受到监视,他的要求必须得到莱戈拉斯甚至罗马尼安公爵的许可才能得到允许。

“公爵先生说,这件事全由您决定,随您怎么办。”

莱戈拉斯转向阿拉贡。“伯爵先生,您瞧,我父亲认为我有权处置礼物,可是我觉得,既然这个人是您抓住的,那么处理的权力其实在您手中,我们不过是代为管理,所以——就请您做出决定吧。”他又看向费伦,“登丹伯爵的决定就是我的命令。”

阿拉贡感觉自己的胃部有点紧张的痉挛。“我明白您的好意,也无意冒犯,但这终究并不怎么妥当。”

“我知道,这个犯人相当重要,甚至有人说他关系到所有人的生死,可是您瞧,您抓住了他,把他作为礼物送给了罗马尼安,那么您就有资格做决定。要是您还要谦让,那我就要怀疑您这是在质疑罗马尼安公爵和我的权威啦。”

阿拉贡胃部的不适感更加强烈了。他第一次听到子爵谈论公事——这当然是公事,尽管不论当下的场合还是谈话的内容都似乎很随意——他几乎满不在乎。子爵承认这个人事关重大,可还是轻描淡写地说这只是个礼物,可以随意转让。那么,他只是试图这样表现,只是想避免决策并且诱使自己做决定。而且,他提到了“我的权威”。就算他在说话的时候面带微笑,似乎只是在开玩笑,这样的措辞也绝不合适。无论如何,默克伍德子爵刚刚受封,即使他在罗马尼安立下了显赫战功,即使登丹家族衰微依旧,他也不应当对登丹伯爵这样说话。

登丹伯爵叹了口气:“既然您执意如此——”他向子爵的方向欠了欠身,随后转向了费伦,“我听说罗马尼安一向宽待犯人,那么犯人的要求算不上出格,那就按他说的做吧,我信任罗马尼安。”他又微笑着看望向子爵。

而莱戈拉斯也只是点点头:“就这样吧,费伦。再告诉加利安先生,不用为我们准备午餐了,伊姆拉崔侯爵会安排好一切的。”

阿拉贡仍然感到不舒服,但听到这里也在心里小小地感叹了一声。他很早就听哥哥们讲起罗马尼安并不富裕,这回他也算是见识到了。不用准备午饭?谁会这么节俭?不过一顿午饭而已!

费伦应了声便告退了。

阿拉贡仍在纠结自己对于子爵的奇怪感觉,而莱戈拉斯也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出于礼貌提出新的话题。直到阿拉贡忍耐不住:“子爵先生,难道你就认为犯人可以当做礼物?当做什么都不是的物品?”

莱戈拉斯这一次是真的微笑了起来:“不,当然不是!绝不。”他似乎费了点力气才把笑容压下去。阿拉贡感觉更奇怪了,那种他胃部的令他难受的东西,似乎开始消融,却又在向上顶撞他的喉咙。莱戈拉斯的表情简直像是欣慰,像他的养父。

“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开口问我。我是说,你看,费伦进来之前你并没听清我的话,可你还是一丝不苟地表示了赞同,根本没有问我。我们之间没必要这么紧张和生疏。真的。刚才用物品形容人的时候,我感觉很不舒服,你知道吗?像有什么东西堵在我的喉咙那里。但是他们都那么形容,我只好借用一下了。但是,不,我并不觉得。”现在莱戈拉斯的神情严肃起来,又还不至于刻板,是年轻人那种尚且对世事抱有独特看法的严肃。

现在阿拉贡觉得那一块东西已经不见了。实际上,在莱戈拉斯说话的时候,它迅速地消失了,如此之快,他甚至觉得自己的一部分神志不甚清醒,头脑有点空白。

等等,莱戈拉斯什么意思?我们可以关系更密切,不用客套?所以他并不是看低那个犯人。

“但是就算是其他人都已经习惯了,我们也应当试着改正这一点,不是吗,不管怎么说,即使是犯人也不能被视作物品。”

“没错,我承认这一点。没错,我们这样交流多好!我是说,我们有必要认真的讨论一下我们的关系。作为同盟,作为朋友,作为婚约对象。”

“毫无疑问,我们的结识只是为了结盟,但是我们没必要太过生疏,更没必要闹得太僵。我们完全可以向刚刚那样直白的交流,不用在乎那么多礼节什么的。我跟你的哥哥们都是这样的,他们跟我提起你,说你也不是一个沉闷无聊的人。”

“那是当然。”阿拉贡感到一阵轻松。然而,就像方才不适消弭过快时的空白感相似,他感到过分的轻松,甚至有一点空落落的。他不会说,在最早听说联姻的时候,他曾经梦想过所谓的爱情。他在外游历,听到了很多传说,关于英雄,关于战争,关于拯救世界。里面无一例外会提到爱情。他接受的教育告诉他,这是虚假的,全然不存在,然而他到底还年轻,难免受到影响,即使在冷静下来时会理智地否认爱情的存在,却也总有头脑发热的时候。就算他听说自己的联姻对象是一个男性,他也在失望之余抱着最后一点幻想——万一呢?万一他遇到了一个正合适的人呢?可现在一切都明了了。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此前的想法有一点病态。毕竟,当你面对同性联姻的情况时,正常人都应当庆幸免遭婚姻荼毒并且尽量与对方成为朋友,而不是仍然期待什么所谓的爱情。

而莱戈拉斯似乎始终未曾意识到他的神游,只是继续下去。

“那么,鉴于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而考虑到现状,我们有必要增进一下感情——你知道的,毕竟有婚约存在,即使这只是一句空话,一个加固盟誓的工具,它也会有意无意地影响到我们——这么说吧,你认识一个新朋友的时候可不会这么拘束。总之,我和你的关系跟你的哥哥们肯定不一样,我们得试着在较短时间内增进关系。据说最好的方法是交换秘密?”

“什么?”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幼稚,但是我们谁都没干过这种事,也没有其他方法。再说,交换秘密也有利于盟友之间的相互信任不是吗?”

信任?只怕是牵制吧。

“那……你先说?”

“也好。”莱戈拉斯爽快地答应了,“嗯,我想想……婚约对象之间适合交换的秘密……就说说自己曾经关于求婚的历史吧。”

 

 

 

Emmm请不要嫌弃我的AL不够甜。作为两方的代表,即使结盟也还是稍微有一点对立关系的,所以……这也算是设定自带的一部分?处置个犯人都要相互试探,真是麻烦诶

要是很好甜口的同志……就放弃这篇吧

 

小希望和叶子的聊天永远是这样(AB各是一件事情)

小希望:AAA

叶子:A BBBB

小希望:AA BB

叶子:A BBBB

小希望:BBBB

小希望想聊一件事情,叶子想聊另一件事情,然后聊着聊着就跟着叶子跑了……昨天聊艺术也是这样,今天聊犯人也是这样。啧啧啧

 

要我说,光说不练假把式,要先快速增进感情,来点实际行动啊?连小手都只拉过一次怎么行!小希望你主动一点啊!不能直接上吗!聊什么聊!幼稚不幼稚!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