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博格的幻梦 【AL】Daily Growing 0.831

讲真这篇没有讲到AL,但是因为是Daily Growing的番外,跟叶子的“婚史”有关,而且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会对AL的感情经历有一定的影响,所以也用了tag。

以及吐槽一下自己番外也不能一章结束的尿性。因为这一篇跟正文真是没什么关系,跟0.61不一样,它可以解释一部分性格,所以对情感有一定影响,但是说实话不知道这些原因直接看结果也没什么影响,所以这是写了一段试试感觉。但是我还觉得挺有意思,所以万一后面继续写的话……于是就0.83后面又加了个1。

毫无质量可言的三更。

我造存起文来日更的话比较稳定,也比较容易吸引读者,但是今天实在想刷一下记录爽一波……


加个目录:

(1) (2) (3) (4.1) (4.2) (5) (6.1) (6.2) (6.3)( 6.4) (7.1) (7.2) (8.1) (8.2) (8.3) ( 9.1

番外:

0.61) (0.831) (m.n)(x.y




 

博格看着父亲为自己准备明天出行的衣服,有点不知所措。

他当然知道这是要去干什么。他们要前往罗马尼安,尽量说服罗马尼安公爵在接下来的战争中不要站在他们的敌对一面。但是其实他们都清楚得很,这件事没什么希望。

他看着父亲收拾的礼服,有点紧张。“父亲,我以为我们不准备谈判的,或者……至少我不用出席谈判。”

奥克公爵直起身来,忧心忡忡地看着他:“当然,当然……儿子,我们不太可能跟罗马尼安人谈判。我们没有多少筹码。”

父亲向他摊了摊手。他点点头。

 

虽然索伦大人已经为他们提供了武器,但他们都足够了解罗马尼安人,或者说足够了解昆第——毕竟,他们几乎世代为敌,而且不是辛达人和诺多人之间的家族仇视。他们之间除了历史记载中最初的几年,就只有血淋淋的战争和仇杀。

据说这是因为因为他们的祖辈选择了米尔寇大人,与曼威和瓦尔妲两位陛下为敌。(说来奇怪,他们是背叛者,然而实际上,他们提起两位陛下,仍然充满敬畏,仿佛单单是他们的名字就足以灼伤他们。)而昆第则誓死追随两位陛下。

索伦大人说他们应当反抗,因为他们只有最偏远的封地,永远得不到足够的食物。他教他们一些技艺,给他们一些图纸,让他们制作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们搞不懂那是什么,不过最后证明,那些奇怪的机器很有帮助,所以他们相信索伦大人。

现在,索伦大人说他们要开战了,因为伊鲁伯的矿山里有什么宝藏,而那些过去逃跑的伊鲁伯的胆小鬼,现在想要回来夺走那一块土地。索伦大人上了年纪,身体不好,居住在巴拉多的黑色城堡里,很少有人见到他,但他的命令总能在合适的时候传到高格罗斯平原,传到他们的家中。索伦大人甚至已经为他们提供了武器。

可是武器是战争期间才能使用的。他们不是没有想过以它们作为谈判的筹码,劝服昆第人不要参战。可是他们更清楚,昆第人天性无比骄傲,在受到威胁的时候更有可能拒绝他们的提议。更何况,昆第人似乎几位憎恨索伦大人。所以他们决不能提到索伦大人。如果罗马尼安公爵认为这只是奥克与伊鲁伯之间的战争,那么事情可能会简单得多。

但这样一来,他们就失去了筹码。

他们也考虑过,如果他们不去与罗马尼安交涉,他们很可能根本不参战——罗马尼安境况艰难,这是公开的秘密。但是他们没法保证这一点。而且尽管罗马尼安现状不容乐观,他们的力量也不容小觑。而他们一旦参战,这场战争就会变得无比艰难。

奥克现在已经不能再冒险了。

 

所以他必须跟随父亲踏上旅程,去面对那位出名厉害的罗马尼安公爵,确保他不会参战。

但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需要这样华而不实的衣服。他向来嘴笨,虽然头脑还算灵活,却总给人木讷的印象。他不适合参加谈判或者舞会什么的。

他看向父亲,等待他的回答。

“这一场仗很重要……索伦大人有一个宏大的计划,而这是个开始。我们必须做好。必须跟昆第搞好关系。你知道,最早的时候,昆第人和伊甸人关系也并不好……”

他已经明白了。

昆第人和伊甸人最早的联结来自姻亲,从那以后,他们几乎融为一体,即使有过龃龉,也会很快消弭。他们互为坚实的后盾,忠诚而不可撼动。(1)

可是奥克没有这样的盟友。

难道他的父亲认为他们可以通过联姻与昆第维持关系?

“可是罗马尼安公爵只有一个儿子。”他艰难地说。而且他见过小公爵。他们曾经袭击过洛汗,去抢夺食物。那时候,他的父亲指着远处的一个金色头发的将官说,那个人是罗马尼安的小公爵。

博格觉得羡慕。小公爵可以为洛汗伯爵做侍卫,他相信洛汗伯爵不会伤害他。而博格,博格没有地方可去,他不会安全。他只能相信父亲。

他看不清小公爵的脸,只能看到他金色的头发,仿佛在发光,没有一丝污垢。他甚至不用冒着危险在阵前厮杀,只需要在远处观察,或者发令。这样多好。

他记得罗马尼安的小公爵。

 

“我知道,儿子。可是我们没别的办法了。而且,这种联姻也只是结盟的方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们总得试试。”

他木然点头。

 

博格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婚姻会被正式考虑。毕竟他本身就是个私生子。他的父亲也是。奥克家族没有明媒正娶的基因,他们并不像贵族,他们光明正大地饮酒作乐,吃喝嫖赌。但他们也从不说谎,尽管有人指责他们的狡诈。可是狡诈和说谎并不一样,他们所说的狡诈更像一种说话的技巧。所以,如果有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来找他,告诉他那是他的孩子,那么,那就是他的孩子了。他的父亲接受了他,他也会这样接受他的孩子。他以为他的后代也会这样诞生并且延续这样的生命。

他以为他的生命将这样在昏天黑地的行军、战争、密室里的阴谋、小酒馆里的交欢中度过。他永远不可能过上正常的生活。

然而他的父亲告诉他,他要试着与罗马尼安联姻。

他知道这件事情没有实现的可能,可他忍不住想象那些永远不可能举办的仪式。他们得到朋友的引荐结识对方(天啊他根本没有朋友),订婚,在订婚的筵席上为彼此系上蓝丝带,在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婚期会定在春天;他们会在等待婚礼的时候交换礼物,他会送给对方一支羽毛笔;婚礼上,他会凝视对方,在父亲的陪伴下缓缓走来,他能看见泪珠和欢笑,他们的手会握在一起,嘴唇相互触碰,拥抱,爱抚……(2)

他的想象里,一切都是洁白的,轻飘飘的,像是撕开的枕头里纷飞的羽毛。他们家没有这样的东西。奥克公爵认为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没有存在的必要,而且他们总是在行军,很少回家。但是他见过这样的羽毛,4年前,他13岁的时候,他跟着父亲,目睹了旅馆里沉睡中的屠杀。他在窗外看着,因为身量太小,没有看到血,只看到羽毛在房间里飞舞。

现在他见过太多的血。但是他始终记得,羽毛飞扬起来,洁白,再无力的纷纷落下。

他知道这只是想象,知道羽毛会让他忍不住打喷嚏,知道很快那些飞舞的羽毛就要疲软地落在地上,知道他们即将被战士的靴子蹂躏和践踏,变成一摊烂兮兮的东西,可是至少现在,他愿意放纵自己,埋在漆黑的房间里,沉浸在白色的、轻快的幻梦中。

 

 

 

其实这也只是博格年轻人的幻想了,昆第和伊甸之间实际上并不像他想象的这样。但是因为奥克处境艰难,没有战友,所以他更多的加入了他对盟友的想象和憧憬,主观认为盟友之间是这样的。


博格的想象里没有用人称代词,他并不介意结婚的对象,他只是需要一个虚幻的形象,满足他对正常的家庭生活的向往。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