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Daily Growing 0.61

番外的编号就用0.mn啦,后面的mn一般对应的就是正文的m.n

番外么……一些补充说明性的东西?
不过这一篇可能有之后的一些感情线?所以如果还没被我劝退的话,还是看一看为好,以免之后踩雷

我竟然双更了。按照我的尿性,有量就没有质,各位随缘吧。而且这一次大概比较狗血,补充一波两个人订婚以前的事情。

 

加个目录:

(1) (2) (3) (4.1) (4.2) (5) (6.1) (6.2) (6.3)( 6.4) (7.1) (7.2) (8.1) (8.2) (8.3) ( 9.1

番外:

0.61) (0.831) (m.n)(x.y





莱戈拉斯从不说谎。他告诉阿拉贡他只见过5次暮星项链,这是实话。不过,他早上认出阿拉贡却并不是因为项链。不过,他也只是说“这条项链太过显眼,我不可能认错”,并没有说他是通过项链认出的阿拉贡。

莱戈拉斯见过阿拉贡。

在他们订婚以前。

而且不是画像,是真人。

 

他在罗斯洛立安的时候收到了父亲的消息。他得知自己即将订婚,还知道那个年轻人很快也会到达罗斯洛立安。这是一个好机会,相互认识,相互熟悉,让他们在接下来的结盟中不会太尴尬。

但他不想去见登丹伯爵。

他不想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对他毫无影响。他懒于去了解。他只要知道这是他即将联姻的对象就可以了。他甚至还知道他很年轻。这已经足够了。对于一场联姻来说。

 

所以在登丹伯爵到达罗斯洛立安的那个中午,他敲开了哈尔迪尔的门。

“嘿!我的朋友。你上次说要再画一幅我的画像,现在我来给你做模特了。”

哈尔迪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一向这样,好像在微笑,又好像对一切都全然冷漠。他只是站起来,向小公爵行了个礼。

“殿下,我以为您现在楼下的参加午宴呢。我记得昨天我就听说登丹伯爵来了,我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您。难道我听到了谣言,并且误导了您?”

“绝不是这样,我的朋友。只是我昨天打猎太累了,在侯爵先生宣布午宴的决定之前我就这么告诉他了。而他和夫人想来都很纵容我,所以允许我在房间里休息,不用去参加什么宴会。”

“老爷和夫人太宠爱您了,我还以为您的这个特权两年前就已经消失了呢。”

“不会的,哈尔迪尔,你未免过虑了。不过,你又是怎么这么早得到消息?虽然所有人都在议论登丹伯爵,可是你是最早告诉我的人。怎么?难道他是什么大人物,以至于你都要去了解一下?据我所知,他还是个孩子呢!”

“殿下,虽然现在我只是个侍从,可贵族家的墙上全是耳朵和眼睛,更何况这里不是罗马尼安,我总能听说些什么。至于登丹伯爵本人,我见过他几次,也没说过什么话,您的问题我无从回答。”

“不用摆出这种谦恭的态度来,哈尔迪尔,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虽然这些年你日益沉默,但我我对你仍然了解得很,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那么你肯定是有道理的。让我们忘了这些东西。来,拿起你的画笔,为我画一副像吧。”

 

哈尔迪尔画像并不快。实际上,他更习惯于把东西记在心里,他作画通常是不需要模特的,他想画的一切,早已经在他心中。

他只来得及画出个轮廓,就听见敲门声。还有年轻人有些急切但又有点期待的声音。

“哈尔迪尔,你在吗?”

莱戈拉斯有些奇怪地歪过头看着他。他摇摇头。

“怎么?您有事找我?”

“啊,我的朋友,正是这样,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能进去吗?”

他看了小公爵一眼。

“抱歉,等我收拾一下。”

 

“殿下,恐怕您要躲上一躲。”

“怎么?难道我无偿地请我的朋友为我画一幅画也要提防别人发现?”

“这倒不至于,只是您现在应当在您的房间休息,可您却在我这儿。”

“那又怎样呢?我是自由的,休息也不一定在自己的房间。侯爵先生一直允许我四处走动。”

“难道您不知道我画画其实从不需要模特?要不是您总是信不过我,我可不会让您一直呆在这儿。”

“我可以说我是来这儿看星星的,你房间的屋顶可以打开,这一点尽人皆知。”

“现在大白天,看什么星星?”

“嘿!星星一直都在天上,只是白天的阳光太过明亮难以看到。”

哈尔迪尔看小公爵开始胡说八道强词夺理,有点哭笑不得。“殿下,不管怎么说,我的画室里有别人就是一件怪事。要是别人知道您能呆在我的画室里,他们以后少不了要求进来看看,那我也就别想安心画了。”

“哈,瞧瞧你吧,自己坏了规矩,又想让别人守规矩。好吧,那你可要给我个地方,我总不能从窗户出去吧。”

“那就只有壁橱了。”

“你的那个壁橱?好吧,我是不介意,只要你不怕少了东西就好。”

 

哈尔迪尔所说的“壁橱”,其实算是一个小房间,实际上,他自己就睡在那里。里面摆着一张小小的床,床头甚至有一张小桌子。

莱戈拉斯皱了皱鼻子,没有坐下。他凑到壁橱的那道缝隙前,向外窥视。

他从未听过那个声音。一个外来人。现在罗斯洛立安他所不熟悉的人只有登丹伯爵,这个来访的人肯定与他有关。

 

一个黑头发的年轻人,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

“嘿!哈尔迪尔!”他很高兴似的,拥抱了哈尔迪尔一下。莱戈拉斯知道哈尔迪尔不喜欢这种亲密的举动。

“我的朋友,你这里有罗马尼安的小公爵的画像吗?”看来这个年轻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下他的联姻对象了。

“或许吧。怎么?”哈尔迪尔一如既往地冷淡,已经坐回到他刚刚开始的莱戈拉斯的画像前,似乎准备继续画画。他习惯于这样,在了解事情的全貌之前不轻易开口,总是模棱两可,留有余地。很显然,登丹伯爵跟哈尔迪尔并不熟悉,他还不擅长应对他的这种态度。他挠了挠鼻子,看起来有点窘迫。

“伊姆拉崔侯爵先生说,他已经决定要我与小公爵订婚了。可我都不知道小公爵的样子。”

哈尔迪尔停了下来,顿了顿,好像在思考。“啊,大概吧。让我找找,您明天再来吧。但我跟小公爵殿下并不很熟,那画像……恐怕不会太像他本人。”

“没有关系!我只是要有个概念——你知道的,高矮胖瘦,头发的颜色什么的。万一我认错了人可不就太尴尬了?”他这样开玩笑。而哈尔迪尔一声不吭。年轻人又有点不知所措了。一般情况下,对方可能会顺势回答一下他的问题,大致描述一下小公爵。可是哈尔迪尔没有。他犹豫了一下,又开口了。

“那……他喜欢什么?吃的?玩的?什么都行”

“兰巴斯。看星星。”

“你这可不能叫‘不熟悉不了解’,哈尔迪尔。”

“作为一个侍从,我总得知道些大人们的喜好。”

“我的朋友,你可是个一等的贵族!”

 

等登丹伯爵终于离开,哈尔迪尔打开了壁橱的门。他的脸色还有些发白。他看着坐在床上的莱戈拉斯,并不说话。小公爵向他扬了扬手上的书:“哈尔迪尔,你这里的灯太暗了些。要是你在这里读书,大概对眼睛不好。”

说完,他就放下书,从床边站起来。“怎么样,继续画画?”

“不,殿下。刚才的那个朋友,他需要我帮一点忙。我现在可能不能陪同您了。万分抱歉。”

“没什么,本来就是我耽误了你的时间。”

“您的画……”

“不急,我信得过你。你总会画好的。我知道。”

 

出门前,莱戈拉斯转过头来,看着哈尔迪尔:“我的朋友,你说得对,虽然我知道星星就在空中,可太阳实在过分明亮了。即使我如何用心,我也无法在白天看到它们。不管我如何喜爱星空,喜爱夜晚,也不能阻止白昼来临。而且实际上,晚上我总会睡去,白天才让我充满活力。”

哈尔迪尔沉默了一下,强笑道:“确实如此,不过您说的也没错。星星,始终在那里。”

莱戈拉斯若有所思地点头,向他微笑了一下,闪身离去。他行动这样敏捷,像一阵风,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长廊上。

哈尔迪尔看着他离开,回到画室,换了一张画纸。

他有很多张小公爵的肖像,或立或坐,或颦或笑,小公爵的样子都在他的脑海中。没有人知道。

但是现在他需要迅速画一幅新的画像。

给登丹伯爵的,小公爵的画像。

 

 

 

这一章整体风格比较迷嘞,怎么说呢,我是很想正经写一个没有各种“巧遇”什么的文,但是狗血之魂从未走远啊,所以这一章就蜜汁奇异了起来,甚至有一点三角的气息?

有另一条若隐若现的感情线冒出来啦!说白了就是团子暗恋叶子?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哈团子诶~如果对团子的暗恋感到不适就请大声在评论告诉我诶,万一没人说的话那稍后这条线可能还会出现?到时候再告诉我可就晚啦

至于前面和最后星星的那部分……你们觉得有什么比喻意义么?(疯狂眼神暗示)

(再一次文末自嗨……)

今天好像除了撒了狗血还打了鸡血,我怕不是要三更一下创个历史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