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无定(上)(以及后续欢迎点梗)

跟《刚铎邮政》背景差不多,大概是刚铎邮政后面一点的内容。

这是(上),所以之后会有(下),下的部分大概作为点梗?我觉得这样可能比较有意思。

“做梦去吧!”莱戈拉斯在心里悄悄地骂自己。因为他异想天开地希望游侠在他身边,这样他就不用独自忍受金雳对他袖子上钻石狂热探究的目光了。

然而他知道不可能。

他太清醒了。

所以,当他看到家里高大的人类时,他知道这绝对不是阿拉贡。

 

实际上,他所处在的地方甚至不是他的房间。这个地方更像是他所有房间的集合体。房间的轮廓与他曾经在幽暗密林的房间相同,但摆设却几乎照搬了他在白城的小房间,还有他摆放在伊锡利恩的居所中的一些小饰品——那是伊锡利恩的人民送给精灵的礼物,在他搬到米那斯提力斯的时候,这些东西都被留在了那里,这其实让他颇为遗憾了一阵子。

这里有他留恋的各种东西,但很显然绝不是他的房间。

当他看到桌子上的梳子,这一点更是得到了证实。谁见过精灵用梳子?晨风和溪流为他们梳理头发,他们甚至极少触碰着树木的残骸。

他甚至认出来这把梳子是刚铎国王的,是一件来自王后的礼物。王后陛下作为精灵,也不用这东西,但是,为了家庭的安宁,为了国家的形象,为了让自己看着舒服,亚玟还是在他们结婚一周年的时候送了一把梳子给阿拉贡做礼物。他见过这把梳子太多次。作为国王的好友,他就住在国王夫妇的旁边,可以在早饭前就见到两位陛下,与他们闲聊,像是他们的家人。

他当然认识这把梳子。而它完全没有理由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不管怎么说,这里绝对不是他的房间。

就像他面前的人类绝对不是阿拉贡。

再具体一点说,他觉得自己就是在做梦。他身处其中,却又像是置身事外。他清楚地知道这是个梦,又只能任由自己沉在梦里。1*

 

那个人类穿着游侠的衣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悠悠闲闲地走出来,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梳子。

莱戈拉斯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他。

他拥有阿拉贡的身形,而他的面容,却不是莱戈拉斯过去熟悉的任何一种。实际上,从这张脸上,他明白了为什么人们会说在刚铎的国王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显现了一种惊人的壮美。年轻时的俊美,壮年时的骁勇,老年时的睿智和尊严,交织在一起”。他很难想象这样的容貌,即使他熟知阿拉贡在每段时期的样子,即使精灵们的脸上大多展现出这样多样的神采。

他总是无法想象,无法想象过去的一切全部聚合在一起,无法想象这一切又已经全部终结,无法想象他的朋友现在了无生机地躺在那里,如同一尊雕像。他熟悉的是他活泼生动的样子,不是这些所谓的壮美。

然而如今,他面前的人正是这副样子。他的神情如此庄严和肃穆,只有雕像或是逝者才有这样的神情。而他却做出最为寻常的动作,去拿桌子上的梳子。莱戈拉斯就这样看着他,动弹不得,像是中了什么魔咒。

 

然后那个人类转过身来,看到了莱戈拉斯。他也停下了,凝视着他。他好像也没有认出莱戈拉斯。

这样过了不知多久,这个看起来像阿拉贡的人类的表情出现了裂隙,他的脸不再如同石刻的一般,仿佛面具从他的脸上碎裂开来。他这时候更像是阿拉贡了。或者说,莱戈拉斯认为自己看到了阿拉贡。

他张了张嘴,嘴唇颤抖,试探着叫了一声:“莱戈拉斯?”

这一声打破了咒语。莱戈拉斯感觉自己一下子可以活动了。他警惕地偏了偏头。而人类则把他的神情归于认同,他的表情似乎没有太大变化,然而他的眼睛里溢出悲伤和关切。“我的朋友……为什么,你看上去这样疲惫不安?是什么在折磨你的灵魂?”

 

莱戈拉斯有些莫名其妙。他没有经历什么。只是错过了阿拉贡的葬礼,之后就与金雳一同远航。

他们长久地飘荡在水面上,几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不知道最终能否到达维林诺,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一天可以结束流浪,停泊下来。这也是为什么金雳可以对着他袖子上的钻石研究半天。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他忽生警惕。或许这是黑暗势力的试探,想要在他的梦里寻找出他的弱点?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面前的影子。

然而他感受不到敌意。

他只好慎重地回答:“我经历了长久的航行,即使我心怀希望,也难免身体的劳损。”

 

而人类神情却更加忧虑,也更加真实:“你在远航?你将去往哪里?为何我对此一无所知?我的朋友啊,你以希望回答我,可你看起来这样悲伤。你注视着我的样子,你应答的声音,却让我感受到了孤独。”

莱戈拉斯无言以对。

他面前的阿拉贡(他几乎认定了这就是阿拉贡,尽管这是在梦里,尽管他的友人已经躺在刚铎王室的坟茔)沉默了片刻,忽然问他:“莱戈拉斯,你说你在远航,可是在见过大海之后,你甚至拒绝临近河流。你在西渡。”

他停了停,试图几乎平静的语气说话,却不可避免地带着颤抖:“我已经死了,对吗?”

 

在他的话结束的时候,他们一直站立的空间波动了起来,开始扭曲和变形,如同被海浪冲击的沙子建造的城堡。

 

1*这里借用了一下《尘埃落定》,原话记不清了,大意是:上天叫我身处其中,又叫我置身事外,上天是为了这个缘故才叫我像个傻子。

关于题目:我是个起名废,这个题目其实是因为,最早想写刚铎邮政是因为“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这么句话。早几年就戳得我厉害,前几天又想起来,就接着这个信息的时间差写了一波。(当然最后跟这句话也就没多少关系了)这一回其实主要是叶子漂在水上的时候的一次梦,所以就随便用“无定”作题目了。

关于下面:讲真这一次是很“无定”了,并且发现好像有超过50个小可爱关注我?受宠若惊.jpg,所以如果各位有什么很想要的剧情走向,比如笼统一点的BEHE,或者具体一点的希望这就是个阴谋,或者想开车兜风,随意告诉我就好,截止到北京时间2018年8月1日中午12:00,我抽一个具体的或者结合意愿定方向。当然要是没人回我的话我就自己随意high了hhh

以及这一次其实也借了一首宋词……有人想猜一下吗?

评论(2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