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白城打车,你值得拥有

“上车吗?两位。”阿拉贡微笑着,展现出他作为“白城打车”五星好评司机的良好服务态度。他看着两位顾客的金发,想起了养父咕哝着“那些金发家伙”时又爱又恨的神情。

这回真的是个小甜饼了嘿!现代AU,全都是(正常)人类,白城打车差不多就是滴滴打车啦。昆第人就是精灵。辛达语用的加粗

 

阿拉贡一眼就看到了路边站着的两个金色头发的年轻人。现在烈日当空,街上差不多空无一人,这两个人便格外显眼,阿拉贡几乎立刻就确定这两个人就是打车的那两个顾客。更何况,他从“白城打车”的软件上看到了顾客的名字:哈尔迪尔,这很明显是昆第名字,而这两个人的长相就很昆第。白城的昆第人可并不多。

他靠近路边停下车,摇下车窗,示意他们上车。

那个个子稍微高一点也更壮实的人上前去拉开后面的车门,而他的同伴则看起来一脸惊讶,好像完全没有上车的打算。阿拉贡听到他用辛达语问道:“你打车找了一辆哈苏风?!”1*阿拉贡有点发窘,他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人们表示惊讶了。他在“白城打车”上注册的时候用的就是这辆养父赠送的豪车哈苏风,据说这原本是他父亲的,他成年的时候继承了很多东西,这辆车就是其中之一。说实话,他更喜欢自己的那辆老布里哥,那部车子才真的是他的老朋友。但是……如果他用一辆哈苏风载客,他得到的酬劳会高得多,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而那个高个子已经上了车,所以他也就犹豫着去拉开车门。阿拉贡想要向他确认一下自己确实就是那个司机,于是用标准的辛达语发音问道:“哈尔迪尔?”并且探身为他打开了车门。说实话,他的辛达语发音一下非常标准,就算学校里外语系专门修习辛达语的学生都难以与他匹敌。那个年轻人扬了扬眉毛,回答道:“谢谢。”随机上车坐在了副驾的位置上。

阿拉贡发动了车子。说起来,他真的很好看。虽然众所周知昆第人颜值普遍很高,这个人在昆第人中也算很出众了。

后座上的那个笑道:“怎么忽然说辛达语?”然后又向阿拉贡确认了一遍:“是去邮局的那一单对吗?”阿拉贡点点头。

副驾上的那个先是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才侧过头向后看,轻声责怪他的伙伴:“我说,你可以叫一辆普通车子的,你就不考虑价钱吗?

他的同伴发出响亮的笑声:“天哪莱戈拉斯你是认真的吗?怎么着,你是没钱了?我觉得这车还成。话说你非要这么小声说话?我猜我们随便聊也没什么问题。你自己不是也有一辆哈苏风?”所以他叫莱戈拉斯,那么后面那个人就是哈尔迪尔了,或者至少他在“白城打车”上用的是这个名字。

那个叫莱戈拉斯的年轻人好像有点不满,但是说话的声音仍然压低,好像觉得车内是公共场合不能大声喧哗似的:“那是希优德2*送我的。我现在身上倒是还有几个子儿,可是我还要给父亲带点东西回去呢。

那你随便搞点什么不就行了?他自己都说过了,让你在这边自己玩得开心就成了,不用给他带东西。要我说,你给他买的东西他八成用不着。再说了,只要是你送给他的,他一定都高兴得很。

那我总也得想想。带点有纪念意义的,最好也有使用价值,也不能太贵。

我的天,那您可自个儿想去吧,我没招儿了。

阿拉贡就在这时候插进话来:“要我说,白城的皮带算是不错啦,是挺有名的特产,有几家有名的老店,就算定制刻字也不会多贵。

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莱戈拉斯仍然一动不动,而后座的哈尔迪尔惊讶地叫到:“你不是昆第吧?我没看出来?

阿拉贡笑了:“我在瑞文戴尔长大,我的养父是瑞文戴尔人。”3*

哦哦!

你们呐?你们应该知道瑞文戴尔吧。”其实他们上车的时候阿拉贡已经看到了哈尔迪尔的手机,上面画着蔓蓉树的标记。用这个牌子手机的大多是萝林当地人。至于莱戈拉斯,阿拉贡没看到他的手机。

这次是莱戈拉斯回的话了。“知道的。我们有朋友住在瑞文戴尔。

他的声音稍微大了一点,但还是听起来就让人觉得清新斯文。

看样子你们是学生?

莱戈拉斯犹豫了一下,道:“是的。不过其实不算是这儿的学生。我们是假期的交流,也就半个月,过几天就该走了。

哦,那可要在这里多看看,白城有意思的东西多着呢,光呆在学校就没意思啦。”阿拉贡又补充道:“我也在这儿上学,趁现在是假期赚点钱。

哈尔迪尔又一次惊叹道:“赚钱?开着豪车载客赚钱?

阿拉贡尴尬地笑笑:“这是件遗产,我本人没什么钱。

莱戈拉斯点点头。然后他意识到阿拉贡在开车,可能看不到他的动作,就开口道:“在这儿是真的不错,你知道的,就算我们只是过来半个月,住宿条件也是很好了。我可有点羡慕你了,Mr……

登丹,我姓登丹,挺常见的姓,对吧?话说回来,也就因为你们是交流生,才有这么好的条件。你是不知道我们住的地方……我的天!”阿拉贡说着做了个鬼脸。他很感谢莱戈拉斯把话题转回到了这个方向。

莱戈拉斯笑了。他并没有发出明显的笑声,但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这样啊……

阿拉贡接着说下去:“我看你们的目的地设置的是邮局?

对,寄几张明信片。

那里可是已经很靠近五街啦,你知道五街吧,整个白城治安最差的地方诶!在那附近可要当心的。他们说前几年有洛汗的游客过来,在五街那里遇到一群伊鲁伯人,那个洛汗人就是多看了几眼,就被伊鲁伯人打得很惨。——当然你们肯定不用担心这打架什么的,昆第人嘛,哈哈。”阿拉贡意识到自己可能说的有点多了,并不是每个昆第人都高兴自己被描述成“战斗民族”,他们并不好战,但是战斗力强也是人所共识。他偷偷瞄了一眼莱戈拉斯,却发现他只是微笑着听下去。那个笑容给了他继续的勇气,“我是说,你们也不用怕,只要不惹事就好啦。当然,在五街附近还是当心为妙……

他就这么啰里啰嗦地说下去。毕竟遇到两个昆第人可不是每天都有的事,他已经有点想家了。在这个地方呆了几年,他竟然开始思念说辛达语的感觉了。而莱戈拉斯一直饶有兴趣地听他讲。这种感觉真的太妙了。

他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希望眼前的道路可以无限延长下去,希望这段旅程可以永不终结。他觉得自己可以一直这样继续下去。或者,就算什么都不说也很好,莱戈拉斯坐在他的旁边,他感到了久违的轻松与安逸。

这期间哈尔迪尔一直出乎意料地保持沉默,阿拉贡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皱着眉头紧盯着手机。

这时候,莱戈拉斯也掏出了手机,阿拉贡识趣地打住了话头。莱戈拉斯看了一眼手机,先向阿拉贡歉意地笑了笑,才低下头去专心地查看。阿拉贡瞥了一眼,他的手机上套着银蓝色的壳子,但阿拉贡还是看到了手机顶端王冠样子的标志,还有一串浆果样的花纹。这是罗马尼安特产的手机,外地人很少使用。所以这位昆第人是来自罗马尼安的了。

莱戈拉斯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又把它仔细收起来。他似乎小小地伸了个懒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自己依靠在椅背上,似乎在看向前方的路。

这时候,阿拉贡忽然有点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的观察力,或者只是想重新吸引他的注意力,对他说:“我去年夏天去过罗马尼安,我很喜欢阿蒙兰斯的山毛榉树林,那里让我感到宁静安心。

莱戈拉斯果然转过头来:“我也很喜欢山毛榉林。不过我更喜欢沿着旧林路一路游览,从迷雾山脉到森林里面。

我听说那里很美!但是上一次我们沿着旧林路走的时候,我们的向导好像走错了路,我们没找到安度因河上的桥,只好停下。

那真的很可惜了。那座桥当时正在修理,所以没法通行。要我说,到罗马尼安还是一定要走一下旧林路的。”4*

阿拉贡感觉自己的心跳稍微加速了:“我很想有时间再去一次弥补遗憾呢。到时候我可以去找你么?”他开玩笑似的说道:“有你指导的话我大概就不会错过什么景色了。

这时候哈尔迪尔却忽然出声了:“莱戈拉斯,我记得你买了多余的邮票?欧洛芬5*要我再多给他寄一张明信片。这家伙,有什么要求从来不能一次说完。

于是对话就这样被打断了。两个昆第人开始热切地讨论起明信片什么的。而这段路本身并不长,所以一直到他们到达邮局,阿拉贡没能再说上话。他感到失落,然而这再正常不过:他搭载的乘客往往自顾自地聊天,完全当他不存在。今天莱戈拉斯用辛达语同他聊天已经是十分幸运的经历了。

他把车稳稳地停在了路边,哈尔迪尔已经拉开车门跳了下去。莱戈拉斯慢条斯理地解开安全带。他的一举一动都是这样优雅!现在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不知道是什么让自己像是失去了理智似的又轻声问了一遍:“如果我去罗马尼安,我可以去找你吗?

莱戈拉斯已经打开了车门,拎起了东西。他的腿已经伸到了车外。阿拉贡简直担心他根本没有听到。但是他转过身,笑容开朗,跟他此前礼貌而矜持的微笑不同,而且他用通用语大声回答:“当然喽!”

随后他就下了车,和哈尔迪尔一同向邮局内走去。阿拉贡看着他的金发在阳光下闪光,直到他迈入建筑物的阴影,最后走进了邮局,再也看不到了。

 

然后他才想起来——他没有莱戈拉斯的联系方式啊!

或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这只不过是一次偶遇,从今以后,他继续在米那斯提力斯完成学业,而昆第交流生很快就要返回罗马尼安。人海茫茫,他们再也没有机会重逢。

他坐在车里,任由这一刻的沮丧涌上来,几乎要将他吞没。

 

这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格洛芬戴尔?”这位教授虽然与他不在同一院系,但是因为是他们家的世交,总会表示他的关心。

“阿拉贡,你申请的那个项目,资金快要批下来了,不过下一次的答辩要求你自己到场,爱隆是你的导师,但是这个项目主要是你自己负责,所以……”

“好的。”

“还有,我现在在五街,你这几天在外面开车对吧?我就不打车回去了,直接来接我吧。”

“……”

 

他重新发动了车子。他的生活还是原来的样子。莱戈拉斯像是一颗投入水塘的石子,激起一阵涟漪,便沉没下去,再也不见了。

 

风从车窗灌进来,把一切都带走了。

 

 

或许TBC 又或许END?

 

 

 

 

1*哈苏风:伊欧墨赠送给阿拉贡的马。这里我作为车的牌子了。布里哥同理。

2*希优德:很早就牺牲了的洛汗王子。其实莱戈拉斯和阿拉贡的马都是伊欧墨送的,但是这样两个人是陌生人的设定就稳不住了……所以……就这么改改吧。

3*其实辛达语里面瑞文戴尔应该叫伊姆拉崔的,但是……如果TBC的话,可能会解释一下?END的话就请假装无视这个bug吧~

4*阿蒙兰斯、旧林路、安度因河:幽暗密林地图上的一些东西,这里相当于一些旅游景点了?请不要太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些名词。

5*欧洛芬:哈尔迪尔的兄弟。

评论(2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