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圆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AL】Daily Growing 8.3

所有成员都是人类的设定,有点借鉴16/17世纪欧洲贵族的感觉。不过因为各个爵位和领地之类的都是从魔戒里面转过来的,所以说白了其实就是架空的中古贵族AU设定啦~

 

事实证明,日更是不可能的,上一篇实在是……太粗糙了我的天,就算我的每一篇都很粗糙,上一篇也是很突出了。来来来,重新回到咸鱼生活。

“求婚的历史?那么恐怕我没法说更多了,我……我的年龄,你知道的,在我这个年纪,不会有多少这个方面的经历。”

“是吗?这可不行,我单方面告诉您信息可不怎么公平。不过要是您真的没什么经验,那么换一个也好。由您的意思吧。”

不,但是阿拉贡想听到莱戈拉斯在婚姻方面的故事。

“请等一下,我想想……嗯……倒是有一件,那时候我还非常年幼,或许您认为这件事更像是个玩笑,但是它也算是与求婚相关了。”

莱戈拉斯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我向我的姐姐求婚过——”他看到莱戈拉斯的眉毛扬了起来,急忙解释道,“那时候我才11岁,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那时候有人来向亚玟求婚,被她拒绝了,我看她很不高兴,就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她告诉我因为刚刚有人向她求婚。我就以为是婚姻让她不高兴。她纠正了我,说让她不快的不是求婚这件事,而是那个人。那个人确实年老又卑琐,让人不高兴。为了逗她,我就向她求婚了。她当时笑得很高兴,我是说,小孩子只是想让自己的玩伴高兴起来,否则他们也没法玩得痛快。就是这样。”

完了,他就这样把自己的糗事讲了出来。希望莱戈拉斯没有误会什么。

“后来呢?”莱戈拉斯看起来饶有兴趣。

“后来?后来亚玟就长住罗斯洛立安了。我怀疑这跟我的‘求婚’有点关系。”

“哈,这真是一段相当有意思的历史了。这当然算是我们交换的秘密,这很有意思。”莱戈拉斯忍俊不禁。

“那您呢?我猜一定有很多姑娘试图在你的手腕上系上她们的蓝丝带呢。”

“您可太过高看我了,只有两个洛汗姑娘做出过表示。而且洛汗订婚的时候不用蓝丝带,他们有另外的习俗。”

“难道到现在为止只有洛汗姑娘向你示好?我才不相信呐!更早的时候呢?你还在罗马尼安的时候?我已经把那样的故事都告诉你了,你可也要坦率一点!”

“早年有过一次。不过不是女孩。是奥克公爵阿佐格的儿子博格。”

阿拉贡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他有点发愣。而莱戈拉斯只是面无表情地继续说下去。

“那件事是在正式开战以前。你应该知道我们罗马尼安很少参战,而阿佐格由此以为他有希望拉拢我们,或者至少让我们不要成为敌对方。很显然,他不像他的先祖那样了解昆第人。然而他其实没有什么筹码,所以试图用姻亲关系来保证。”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很可惜,我们从来没有善待他们的打算,何况他们所谓的求婚更像是一种侮辱,他的儿子实在过分无礼了。”莱戈拉斯就此打住。

“……那然后呢?”阿拉贡有点发呆,忍不住问了一句。

“然后博格遭到劫匪死了,再然后就是五军之战。”

他们都沉默了。有点找不到话题。好在这时候有仆人前来禀告,说是到了午饭时间。

 

餐桌前,罗马尼安公爵一脸屈尊纡贵。他真诚地称赞伊姆拉崔的食物,但对侯爵仍然透露出一点傲慢,对莱戈拉斯几乎无视,而对阿拉贡,似乎有一点挑剔和敌意。

伊姆拉崔侯爵的子女仍然没有回来。阿拉贡没办法分散注意力,只能把视线钉在自己面前的盘子上。他难免胡思乱想。

要是埃莱丹想要在餐桌上示好,他可能会伸手取一点对方盘子里的食物。说实话,阿拉贡觉得这种方式过于大胆和轻佻,不像是伊姆拉崔家的人应该有的行为,可实际上,在年轻人们的聚会中,那些贵族小姐好像相当欣赏这样的行为。这种轻微的逾矩和略显暧昧而尚不至于狎昵的亲近可以很好地刺激她们苍白刻板的生活,让她们十分受用。

可他面对的是默克伍德子爵。而且罗马尼安公爵也在场。

他认为这也是他的战场,罗马尼安公爵似乎在趁此机会检阅他儿子的未婚夫,而莱戈拉斯本人——阿拉贡总觉得有一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他不敢抬头,生怕撞到莱戈拉斯的视线,但他从眼角观察着莱戈拉斯的动作,他几乎可以肯定他在密切地观察着自己。他浑身上下都不怎么自在,不知道手脚应该怎么摆放,他现在才后悔没有好好回忆用餐的礼节,没法摆出最优雅的姿势。他只能记得他的同伴们赞赏过他切肉的动作,因此他假装专心地切肉,尽量显示出活力并且展示双手的线条,然而他实际上并不能看到自己的动作。他的视线看似落在盘子上,实则已经转向了内心,他在那里虚拟地描绘出莱戈拉斯现在看着他的样子,甚至能描绘出他眼睛里的闪光。

当他结束了切割开始取食,他顺理成章地抬了抬头,希望能印证自己对莱戈拉斯神态的想想,可他发现莱戈拉斯正在与他的养父对话,而且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不时转头观察他。莱戈拉斯专注地看着伊姆拉崔侯爵。他无疑是一个绝妙的听众。阿拉贡心中空落落的,只能用这样苍白的赞美来填补那种失落感。

但是在接下来的用餐时间里,他还是觉得莱戈拉斯在看自己,然而每次他偷偷抬眼时,看到的都是莱戈拉斯专注于其他地方的身影。他一次也没有对上莱戈拉斯的视线。

 

午餐之后,罗马尼安公爵就要告辞了。走出大门之前,莱戈拉斯忽然想起了什么,告诉阿拉贡:“按照礼节,在成婚之前双方要定时互相赠送礼物,但这对于我们来说有些不便。不过我们还是有必要保持联系增进了解的,互相寄信就好,也不用定时,有时间寄上一封,只要不失去联系就可以了。您给我的信上写寄到罗马尼安的城堡,写明是给我的就可以。”

“这是个好办法。不过,要是给我寄信,你还是注明一下密封吧,否则可能会被别人拆开。”

莱戈拉斯笑了:“怎么,我又不会写什么秘密的东西。再说,注明密封才会更引人怀疑,你该知道很多在信纸上藏毒的事情。我敢说,侯爵先生很尊重你,绝对不会随意拆看你的普通信件。”

阿拉贡笑而不语,向默克伍德子爵鞠了一躬,送他上了马车。

 

他们三天之后启程返回伊姆拉崔。又过了七天之后,当他回到伊姆拉崔,看到他的桌子上放着一封来自罗马尼安的信。

 

 

 

还有就是,很感谢小伙伴们看到这里。这篇文进行了大概三分之一了,下一章他们两个再见面就是四年以后了,对应原著的话就是魔戒圣战即将开始了。不过我也说过,这一部分我可能写得十分简略,因为我的重点不是宏大的历史。

到这里是一个时间节点了,小伙伴儿们有什么想法大声告诉我啊!每次在文末自己疯狂吐槽都希望有人搭理我…(ಥ_ಥ)有人评论的时候真的旋转跳跃!

 

以及既然第一部分已经算是结束了,我想bb一下,总结一发前面的剧情人设什么的。

说白了没什么剧情,就是他们两个订婚,见面,拜访,然后再次分开。

情感没什么明显变化,就是从彻底的陌生人,到互相试探同时试图做朋友。非要说爱情方面的话,可能都还存在一点幻想?

人设么……

叶子是个追求自由的小精灵,虽然现在已经不怎么看得出来了。他过去很要求自由,觉得作为贵族受到束缚的生活很痛苦,即使有父亲和朋友也不能改变这样的现实。所以五军之战之后他就借机到洛汗去了。但是事实就是,他相当于从一个温室换到了另一个,因为他仍然受到父亲的影响。当然说温室并不合适,因为瑟爹其实还是很注意培养他的。但是这就让他没有办法完全接触到外面的世界。不过在洛汗的时候他至少有机会接触到更底层的人民和战士,虽然不多,但他能够去思考这些不一样的生活,他不会切实经历,但他可以看到听到可以思考。就是在洛汗这一段时间他感受到了贵族和平民生活方式的差距。他享受这样的生活,必须承担自己的责任,对他的子民和他的家族。认识到不一定等于完全接受,他认识到责任,但责任仍然让他感到沉重,所以在回来之后面对订婚的现实他表面上很冷静,实际上会很紧张,有所期待又不敢期待。跟小希望比的话,因为更年长,他更理智,更严谨,更冷漠,有一点“与我无关”的感觉,只是客套地应对,强行掩饰自己的期望,以免最终过分失望。

小希望从小就是在伊姆拉崔长大的,说起来就很黛玉,虽然领主对他很好,但是难免会有差别,所以其实很敏锐。然后很小就被送出去了么,但是在这一段时间里面,他的经历跟叶子是比较像的,在老师的陪伴下,到不同的贵族那里见习,也还没有完全接触外界,而且形成的关系大部分都是短暂疏远和客套的,只有他的兄弟们稍微亲近,他的老师也不在一个阶层上。所以他一方面对这种关系很不满,一方面又只熟悉这一种模式,并不知道怎么跟人建立更亲密的关系,又因为更年轻,所以他的想象和期待要更多,内心戏也更足。但是作为家族遗孤,他的责任要比叶子还要重,相当于无依无靠,只是因为年少所以还没有明确的体现。

他们目前的关系:已经知道对方可以继续交往下去,至少可以是朋友,至于更深的,叶子不敢期待,小希望因为期待太高有点幻灭。同时他们又在互相磕,比如犯人处置的时候,叶子应当做决定,因为瑟爹已经开始让他管事了,但是他跟小希望说的时候有掩盖这个现实,只是说因为这个人算是归属他的;而叶子不想做决定,因为万一放风出事的话,罗马尼安就要负责,但是不同意的话,又会被人指责不人道。所以他推给小希望了。而小希望暂时等级不高,没法推回去,所以只能做决定,但是会暗示是因为自己相信罗马尼安,所以最后有什么事的话还是罗马尼安的锅。

 

接下来发展的话(虽然我觉得经过上面那么无聊的一段之后没有几个小可爱能一路看到这里),叶子主要是宅在家里帮瑟爹处理政务,而小希望就要到外面自己闯荡了,所以他们再见面的时候叶子变化不会太大,只是会在政治方面更熟练,但是小希望就要进化成大步佬了。

所以接下来战争时期的时候就是,叶子有大把的政治理论知识,但是这种一队人一起实践的时候就比较懵,反而要小希望游侠带领,而游侠就比较粗糙了,所以需要叶子这种更冷静能看得透的角色在旁边。

进击的小希望……(苍蝇搓手手ing)

不过我这几天只想更几个番外嘞,可以跟前面的情节对照看一下。不看的话,应该也没什么大影响。

可能今日双更?

 

评论(2)

热度(15)